捨不得放開緊繫靈柩長繩 侯友宜慟思母!只因是和您人間最後的相繫

出版時間 2022/05/29
母親過世今天上午舉行告別式,侯友宜下午在臉書寫下思念之情。翻攝自侯友宜臉書
母親過世今天上午舉行告別式,侯友宜下午在臉書寫下思念之情。翻攝自侯友宜臉書

新北市長侯友宜母親侯呂秀蓮,上周日(23日)過世享耆壽90歲,今天(29日)在朴子市立殯儀館舉行家祭,婉拒花圈和花籃。侯友宜手捧母親遺照,神情哀戚的護送靈柩上車送母親最後一程。侯友宜下午在臉書發文表露對母親的思念之情:「送行時,多麼捨不得放開手中那條緊繫靈柩的長繩,只因這是此生和您在人間最後的相繫。」(突發中心黃子騰/新北報導)

熱門新聞:獨家|修到爆炸師傅掛彩!苦主控技術爛 機車行嘆「免費修好麥勾來啊」

侯友宜捧母親遺照上車。徐彩媚攝

侯友宜臉書全文:

送行時,多麼捨不得放開手中那條緊繫靈柩的長繩,只因這是此生和您在人間最後的相繫...

那天,議會備詢中場,瞥見手機螢幕上好幾通未接電話,不安預感竄上心頭。回撥電話,得到的盡是震懾、悲痛,曾有那麼幾秒鐘 ,想拔掉理智線, 立刻趕回鄉見最後一面,但我知道媽媽絕對不容我以私廢公,再怎麼悲傷 ,我都要負責任地繼續履行職責, 直到議事槌落下那一刻,才頭也不回衝往大門,飛奔上高鐵 。

趕回老家,一見到母親,我悲傷地雙膝跪地:「媽,我是友宜, 我返來了!」但任憑怎麼呼喚, 眼前的媽媽這一次再也不會睜開眼睛。跪在媽媽面前, 心中盡是懊悔,在媽媽離世前怎麼沒能再多陪她一些。

受日本教育長大的媽媽純樸溫柔,婚後每天忙於幫爸爸擺攤賣豬肉,竭盡所能拉拔孩子長大。家裡的經濟環境不好, 媽媽卻把最好的先留給孩子,飯菜先讓孩子吃飽 ,自己最後再來吃剩菜。上國中後要帶便當 ,想多加點營養,媽媽就東存西省,在便當裡開始為我放入第一顆荷包蛋,永遠難忘打開便當蓋第一次看到荷包蛋的驚喜, 至今我對荷包蛋情有獨鍾,因為那是對媽媽的一種記憶連結。

印象中,媽媽不曾打罵孩子,也不會過問成績 , 唯一不忘叮嚀的就是「自己選擇 ,就要自己負責」。高中畢業,我夢想成為刑警,北漂進入官校,媽媽從未說過一個「不」字,讓我做自己、 給予我選擇人生的最大自由。從小學一路到官校,十數載的求學生涯, 媽媽和爸爸唯一一次到校找我 ,就是官校畢業典禮那一天,我還記得媽媽用欣慰的眼神望著我說「總算等到你長大了!」。當天拍下了一張難得和媽媽單獨合照的相片 ,這張照片也成為往後出生入死 、面對槍林彈雨 ,我都必須獨自勇敢面對的起點 。

入了警界 ,少有機會返鄉,牽掛著媽媽,一有空就會撥通電話回家,怕媽媽擔憂,我從不會告訴她與歹徒近距拼搏有多險峻, 媽媽也不讓我有心理負擔, 只是溫柔地叮囑幾句「不要擔心我啊! 你自己在北部身體要顧好 ,工作忙就不用兩頭跑了... 」。 曾幾何時, 歲月風霜染白了她的髮 , 每次回家最期待的媽媽味荷包蛋也消失在餐桌上...。

近幾年,媽媽的記憶彷彿褪色的圖畫 , 每每回去探望, 她只是用茫然的雙眼望著我問:「哩是啥郎?」。唯獨忘不了的是情牽七十載的另一半, 爸爸離開人世時,我們沒敢讓她知道, 半年來 ,她經常尋尋覓覓著爸爸的蹤影, 直到那天下午, 終於找到了爸爸, 選擇用一樣的方式 , 在午間睡夢中, 靜靜告別人世。

短短六個月內, 父母相繼辭世, 尤其在疫情嚴峻的此時, 內心的哀痛難以說盡 ,我最大的遺憾就是四十二年來, 投入公職,夜以繼日,卻無法有時間陪伴自己最愛的母親 。 但我深知母親希望我凡事以公務為重, 把悲傷化為更大的力量 ,去保護更多的人,才是他們在天之靈所樂見。這段時間親友們的問候,友宜感念在心,在此一併致謝。

昨日,在靈前為媽媽助念誦經後,一對鳥兒飛來駐足,想必是鶼鰈情深的爸媽吧?天上人間能一路相隨不孤單 , 我當下稍感釋懷 。原以為今日能因此平靜地送別 ,但最後一程的目送,終究還是不能自已,噙著淚再喚最後一聲媽媽,下輩子,友宜還想再做您的孩子,願我們來生再續母子緣 。

兒 友宜拜別

侯友宜母親今出殯。徐彩媚攝

捨不得放開緊繫靈柩長繩 侯友宜慟思母!只因是和您人間最後的相繫
捨不得放開緊繫靈柩長繩 侯友宜慟思母!只因是和您人間最後的相繫
出版時間: 2022/05/29 20:16
蘇昌貞究責查辦「誰」?很多人力挺郭彥均 刑事局澄清要抓的是他
蘇昌貞究責查辦「誰」?很多人力挺郭彥均 刑事局澄清要抓的是他
出版時間: 2022/05/29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