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氣到痛哭20秒無法言語」 痛罵丁守中「沒讀書」全文

出版時間 2018/11/07
小野今日下午出面受訪,談到不捨吳念真因他而被牽連,激動落淚,中斷20秒後情緒才得以恢復。林林攝
小野今日下午出面受訪,談到不捨吳念真因他而被牽連,激動落淚,中斷20秒後情緒才得以恢復。林林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小野,遭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在臉書怒批「綠營文化門神」,因丁守中連好友吳念真都一起牽扯,讓小野今日下午出面回應時,不捨好友遭到汙衊,訪談到一半氣到痛哭,中斷20秒後才平復情緒,他也忍不住痛罵丁守中,「你讀不讀書啊?那你憑甚麼當市長呢?」(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小野記者會全文】

其實我本來昨天為止,憑良心講,我沒有看他丁守中臉書。
我其實沒有想回應,覺得好像是口水戰。
但仔細一看,"欸怎麼寫到吳念真了"!

真的蠻冤枉,因為吳念真他知道我,我們之間不會談選舉。
他有天跟我開玩笑說,我接到很多朋友電話來關切說
"小野怎麼去柯文哲那邊站?"
我說我就是我 他就是他。
我覺得我不應該牽連朋友,我覺得蠻嚴重的。

我這邊有幾個聲明,
我如果是很會棄保、很會操作的總幹事的話,
柯市長不會找我這樣的人,他應該要找個很懂藍綠文化操作的。

他找我,就是因為他讀過我在24歲時寫的書,
我第一本書叫做”蛹之生”。
24歲寫,然後一路做電影,他(柯文哲)非常熟悉。
他希望我補足他這一塊文化論述。

而且我是在萬華南邊出生的,我從小在台北出生,離開台北時間不多,到美國念書很快就回來,和台北幾乎是相依為命。
台北市對我說是充滿文化充滿療癒,台北對我來說是療癒之城。
我又對台北生態蕨類、動植物非常有情感,
所以柯文哲找我來,我非常想幫他補足這一塊。

目前大家也看到一些文化政策,
他找我來只想做這個,不是來做任何政治操作的,
這是我第一點要聲明的。

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我有盡到責任
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罵過對手,姚文智也好,丁守中也好
從我嘴巴裡,沒有講過他們名字。
因為我覺得大家不需要為了選舉這樣子。


第二個聲明是,因為他非常嚴重傷害我朋友吳念真等等
我開始懷疑他(丁守中)是不是不懂文化?
他到底有沒有看過我寫的書?
有沒有看過我在1980年跟侯孝賢楊德昌,
甚至在1990年代李安拍的電影 ?

這次金馬獎的海報上有四個人的臉
一張就是李安、侯孝賢、鞏俐,另一個就是我的臉。
我如果是一個很卑鄙的人、很不被尊重的人,
我的臉不會擺在這一屆金馬獎的海報上。

所以我覺得他是一個,真的
我蠻失望的。
因為他也是留美的博士,看起來也蠻斯文的
他怎麼會罵到我跟吳念真,我們一群朋友。
我們一群朋友,非常可以被檢驗。

我在我臉書上寫過,我電影只做八年
我跟我的好朋友吳念真在中央電影公司工作了八年,
我們拍了電影登上國際舞台。

大家應該聽過侯孝賢,聽過楊德昌,聽過李安
在這之前台灣電影沒有辦法上到國際舞台的

我們就這樣子,我們所在位置就在國民黨中央電影公司
可是我們做我們的事情,從此之後不管誰執政都一樣,
國民黨執政、民進黨執政都一樣,
我們永遠做我自己。

我離開中影才37歲,
丁守中完全不知道,37歲之後
我37歲後我就開始寫作
陪伴我孩子從小學到大學
那就是我,我完全隱居
我作品全在寫文化、教育、生態
我完全沒有碰政治,
我沒有被任何人豢養,
所以他(丁守中)完全不了解。


而且我好朋友吳念真
他是多麼對土地有貢獻(小野停頓,崩潰大哭約20秒)


我說過,其實我不想再口水戰
但是他竟然(臉書)寫道,我跟吳念真是民進黨門神
包山包海
甚至要看我們臉色做事。

為什麼我臉書貼出來後,一千五百個分享呢
全部都是電影圈的好朋友全部都是年輕人
他(丁守中)正好打到一個,我最沒有做的事情
正好打到一個吳念真最沒做的事情。

2006年,我的好朋友柯一正(停頓,哽咽擦淚)
得了癌症,面臨生死交關
我們去看他
我們都哭了
我們想我們對我們下一代
應該多做一點事情。
我們上一代,已經掠奪了年輕人很多資源
我們想我們應該為年輕人多做一點事情。
所以我們發起一個319鄉鎮,
走遍全台灣鄉鎮,沒用政府一毛錢,完全用民間捐款。
我這樣講你就知道,我們沒有靠政府
藍的也一樣,綠的也一樣
我們靠自己募款。
本來想花10年後來花5年就走完
全部捐款來自民間。

我覺得丁守中先生的思維是用他過去想像
去分配政府資源,來綁他自己的權力。

我們這群人非常簡單的,後來走五年又花一年休息
很多小孩又長大,我們又開始第二輪。
吳念真創立快樂學習協會,我們都是董事
每年大概要募一億左右,資助偏鄉小孩。
每個小孩都來自偏鄉,那個一億募來不容易
完全靠吳念自己的人脈跟資源。

然後他自己發起,拍了很多綠光的劇
重新振作台灣戲劇,也拍很多民間劇場。
他每次去拍這些劇的時候,他把自己公司停掉
差不多停半年沒收入。
他每次做這個,紙風車給他錢只有幾萬塊
他拍廣告可以賺好幾百萬
他從來沒用政府的一毛錢,我們不會那麼卑鄙的。

我可以告訴各位,沒有選舉的話
我們生活都很正常。
像我今天上午去醫院檢查,例行公事
手上還再抽血。
然後中午處理一點我們選舉事情,
然後再跑去我所參加公司
面對網路收入拍賣
我們就是跟老百姓一樣的人,靠自己賺錢
四十年來我寫作寫了一百本書
我可以靠自己生活。
我有一本書在2012年寫完
我賣十萬本,我完全不需要政府給我一毛錢。
我中間就算是幫任何人站台,
當候選人問我,小野你要甚麼的時候,
我說我不要你給我任何東西,
我不要錢我不要任何的位置,你好好的做。


台灣不是只有藍綠的。
天空是藍的,河流是藍的,樹是綠的
當我們給小朋友講故事時,他們有分藍綠嗎?

當我們走全台灣去跟每個人去爭取古道步道
他有藍色綠色嗎?
我最近做多事,就是去幼稚園講故事
我可以問你藍綠嗎?我可以問你爸爸投藍還是投綠嗎?
沒有,台灣不是只有藍綠!

我最難過的是,經過那麼多次選舉
還沒學到教訓。
我自己已經67歲了,看過太多選舉,每到選舉就撕裂。
我這次來是想打一場,歡樂的
我只要負責講故事。

選舉到現在剩下20幾天
我有沒有上台說過一句”柯文哲凍蒜”?沒有!

我只做一件事情就是
帶著我的玩偶去說故事給小朋友聽
很高興,就在台上扭屁股,大家弄個扭蛋。
我沒有喊過凍蒜沒有喊過甚麼
我也不上電視訪問因為我覺得那講講大家會生氣
我只接受兩個雜誌訪問,把心情講出來。

我一直嚴守我的嘴巴
就是這段時間我看到柯市長被抹黑
被抹紅,被打器官(愛滋器官議題)。
我心裡面好想罵髒話

我真的,但我不能,我是總幹事
我不能講,但是...(哽咽大哭)
我現在內心非常痛苦
我看到人心最黑暗的一面
我好想關起門,跟柯市長講說「我們關上門來一起罵髒話好不好?」

但是我們不行,因為你是市長,我是總幹事。
但是我們是人哪!有血有淚的人啊!


今天丁守中講我的時候
我認為他很沒有文化素養是,我真的很想問他你到底認不認識我?
你知不知道我是一個24歲寫過一本”蛹之生”
全國最暢銷的作家,那時我才24歲。
你知不知道我帶領過一個團隊,拍了很多電影
你知不知道我在家裡寫作,寫了一百本書從來不靠政府。
你認不認識吳念真?
你不認識柯一正?你認不認識李永豐?
你認不認識我身邊這群人?你不認識!
你讀不讀書啊?
你到底有沒有讀過書啊?
那你憑甚麼當市長呢?

我今天從頭到尾不想講你的名字
因為我好難過。

你也是留美博士
你敢不敢公布你的帳目?你敢不敢公布你募來的錢?
我們已經公布那麼久了,你敢不敢公布?

你為何還要回到過去的思維呢?
而且在這一刻還要操作藍綠棄保呢?
我是白色的,我可以告訴各位我是白色的。
我每次站出來,支持某一個人,我都沒有在乎他是藍還是綠
你為什麼在這一刻要操作藍綠棄保?
台北市的每一個人都是人
我們事情只有黑白,好人壞人
我認為你是好人,姚文智也是好人
姚文智如果沒選舉的話,我非常讚美他。
他在高雄做的非常好,我們也是好朋友。
但為何要在選舉時搞撕裂呢
要撕裂族群呢?
台灣經過這麼多選舉,我們禁不起這個
每一次選舉都勾起每一個人的傷痛
每一個人都歇斯底里
為什麼我們不能快快樂樂打一個選戰呢?
選戰還剩20多天,我們可不可以快快樂樂的打
不要再搞棄保,以上就是(我要說的)
我非常激動。 (小野轉身離去)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