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後遺症 記者嚴重過敏 示威者渾身紅疹

出版時間 2019/08/13

香港警方過去兩個月發射逾1,800枚催淚彈,化學武器後遺症陸續浮現,有示威者全身爆發嚴重「蕁麻疹」和濕疹,傷口流膿滲水;有攝影記者頸部、手腳皮膚嚴重過敏,要服用高劑量類固醇治療,前日更出現氣管炎要留院治療。皮膚科醫生陳湧指,催淚煙除了灼傷皮膚,亦可造成敏感性接觸皮炎,而吸入催淚氣體更可導致肺炎。

20歲的Alan(化名)在示威人群擔任「滅火隊」角色,專門應付警方發射的催淚彈。他說,警方濫射催淚彈情況越來越嚴重,以往催淚彈在人群前方爆開,靠風向驅散後方示威者。但近期警方直接向示威者中心或後方開槍,示威者衍生出用「蒸魚碟」、「交通錐」等方式滅煙。

近期警方密集發射催淚彈,Alan試過一日撲滅逾30粒催淚彈,但「滅火隊」有時無能為力。8月5日金鐘清場,有次幾枚催淚彈在Alan腳邊爆開,冒出濃煙滲入全身,連下體也感到刺痛。他跑了10多米仍未離開催淚煙範圍,最後不支倒地,要由其他人抬走,急救員為他洗眼,半小時後才能勉強睜開眼睛。他不忿警方濫射催淚彈,「如果要驅散人群,射到整條夏愨道都是tear gas真的是沒意思。你是一定會逼走他們,但會加深怨恨。」

Alan說,每次中催淚彈後回家都會腹瀉,症狀持續一星期。自己在7月21日和7月28日催淚彈清場後,翌日全身皮膚出現嚴重「蕁麻疹」和濕疹,「基本上是全身都有,最嚴重時,全身都會覺得好養。因為都看過資料也問過醫生,都知道蕁麻疹是免疫系統過敏反應。」醫生更指他雙腳出現毛囊炎。目前Alan要服用抗生素、抗過敏藥和搽類固醇藥膏。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署理主席陳奕釗指,協會收到31起攝記出現後遺症個案,包括腹瀉、喉嚨痛或咳、皮膚有紅疹或流膿、頭痛和眼部不適。他自己的雙腳亦出現紅疹,癢得無法入眠。

記者接觸過一位後遺症最嚴重的攝影記者。他在6月12日至8月5日期間,共採訪8次催淚彈清場。他憶述,7.28警方在上環清場,催淚煙濃度特別高,翌日手臂出現紅疹,同日求醫獲處方抗敏感藥。兩日後再求醫獲處方類固醇藥膏。惟出疹情況繼續擴散至頸、背、胸和腹部。後來更出現咽喉腫脹和吞嚥困難。

負責診治醫生指,催淚煙化學物質進入身體,敏感反應擴散至全身,要處方高劑量的類固醇,並警告他不能再接觸催淚煙,否則敏感反應更厲害。

該名攝記苦笑:「好難撳住自己,(反送中)是香港最重要的新聞。」主診醫生警告,不能夠任由情況持續,「這個是計時炸彈。」前日該名攝記再入院求醫,確診氣管發炎,要留院和注射類固醇治療,終於不得不退下火線,他在電話告訴記者,擔心其他攝記都出現後遺症。

皮膚科醫生陳湧指,高濃度催淚煙除了會灼傷皮膚,亦可導致敏感性接觸皮炎,免疫系統出現過敏反應,令皮膚紅腫和出現濕疹等症狀,「如果我們再接觸到同一種化學物質的話,我們的免疫系統因為有記憶,它可以再更加短時間內發出更嚴重過敏反應。」他直言,皮膚受催淚煙傷害相對較低,但嚴重是肺部和呼吸系統受傷害,可以引致肺炎。

陳奕釗指,攝記平日求診和服藥治療,到了周末警方再射催淚彈清場,逼不得已頻繁接觸催淚煙。有攝記向協會報告,懷疑部份催淚彈過期,翻查網上資料,過期催淚彈有機會釋放氰化鉀毒氣。他補充,市面防毒面罩濾嘴已售罄,情況不樂觀,「我們手頭上用完濾芯後,我們就無濾芯可以用了。這樣到時他再不斷放催淚彈的時候,我們要怎麼辦?」

Alan指,有朋友中催淚煙後患上肺炎,有人肺部疼痛都不敢求診。8月5日他再上前線,在北角被催淚彈擊中腹部,當場感到劇痛倒地,要由人抬走。他說,國際間罕有用如此密集催淚彈鎮壓,對香港年輕一代身體的傷害,或許要過若干年後才陸續浮現。

但這一刻Alan已不顧催淚彈傷害,「大家都已經豁出去,豁出去原因是因為你適合香港共存亡的一代,其實香港沒有未來,我們的後輩都不會有未來,所以為什麼大家會將香港的未來擺得優先於自己……我們任何香港人所擁有的優勢或者自豪感,都是來自香港這個地方。假若你保護不到香港這個地方,你自己本身都是nothing。」(香港《蘋果動新聞》潘柏林/報導)

Alan 721728
Alan以往未出過蕁麻疹,但7.21和7.28翌日,全身皮膚都出現敏感症狀。香港《蘋果》何柏佳攝
Alan 30
Alan在前線一日試過處理逾30枚催淚彈,但在槍林彈雨下難免受傷,近日被催淚彈擊中腹部。香港《蘋果》何柏佳攝
Alan 721728
Alan以往未出過「風癩」,但7.21和7.28翌日,全身皮膚都出現敏感症狀。香港《蘋果》何柏佳攝
Alan
Alan(化名)說,自己數個月前仍在溫書和準備期終試,現時卻在示威現場擔任「滅火隊」,他希望社會大眾以和理非抗爭接力,令年輕人不用在前線流血灑淚。香港《蘋果》何柏佳攝
 7 29
有攝影記者多次到衝突現場採訪,頻密接觸催淚氣體。他自7月29日開始,身體各處陸續出現紅疹,前日因氣管炎入院。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提供相片
Alan
Alan要服食抗生素和抗敏感藥,他說催淚彈對一代人傷害,或要若干年後才浮現。香港《蘋果》何柏佳攝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署理主席陳奕釗指,前線攝記接觸催淚煙後出現肚瀉、流膿、頭痛等症狀。香港《蘋果》馬泉崇攝
 1800
警方近兩個月發射逾1800枚催淚彈,示威者和記者出現後遺症。本報向警方查詢警員後遺症情況,未獲回覆。資料圖片
香港《蘋果動新聞》製圖
香港《蘋果動新聞》製圖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