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者自白】邵江:六四肅清後 中國這代只剩平庸

出版時間 2019/05/05

1989年六四民運人士、目前流亡英國的邵江,近日接受香港《蘋果動新聞》的專訪。他指出,中共黨國體制的重要特徵就是封鎖、邊緣、甚至摧毀民間的獨立歷史敘述,同時提供一個關於這段歷史的主流敘述版本,使得一代一代人遺忘或者根本不知道這段歷史的不同敘述。「在中共的審查制度之下,中國每一代人要重新認識歷史,重新認識民主、自由。」
 
六四屠城即將屆滿30年,中國共產黨仗著經濟實力的崛起與宣傳機器的碾壓,令天安沒事件逐漸埋沒,成為「未能平反、無以反思」的又一樁「黑歷史」。1989年,中國最精英的知識分子被無情踐踏,曾經是北京高校(編按:中國高校=大學)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委的邵江,參與學運浪潮並僥倖生還。流亡英國後,他堅持用學術方法來還原六四史實、延續獨立思考的火種。
 
邵江指,從中共建政以來,極權制度歷史上的每一次民間運動(反右、文革、六四),伴隨而來的,都是對自身歷史與人民記憶的封殺與重塑,而民間的每一場苦難和抗爭,都極易被中共仗著宣傳機器,竄改歷史所遮蓋。1989年的邵江,六四後被捕入獄17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成為英國西敏大學政治學博士。他近年一直在研究中共從1949年建國以來的地下刊物(民刊),為民間思想整理脈絡。
 
邵江說:「在中共的審查制度之下,中國每一代人要重新認識歷史,重新認識民主、自由。」他認為,中共黨國體制的重要特徵就是屏蔽、邊緣、甚至摧毀民間的獨立歷史敘述。同時中國會提供一個關於這段歷史的「主流版本」(竄改後的版本,如:國民政府八年抗戰變成共產黨十四年抗戰、共產黨流竄西北變成二萬五千里長征、六四民運變成反革命暴亂),使得一代一代人遺忘或者根本不知道這段歷史的不同敘述。
 
鄧小平在1989年3月曾經提過:「十年來我們的最大失誤是教育方面,對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洗腦)抓得不夠,教育發展不夠。」六四後,鄧又幾次重複了這一觀點。1978年開始的民主牆時期、開明氣氛,顯然令中共心有餘悸,擔心政權不保。邵江認為,1989年以後的年輕人無法再去理解民主理念,因為中共的教育已經將這一理念和中國的發展完全割裂。
 
縱觀中共建國後的歷史,其實從1957年已經開始討論民主問題,並有地下刊物流傳,林昭的《星火》便是其一。哪怕是在文革期間,也有一些民間出版物在偷偷流傳。所謂民刊,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徵就是自發的、獨立的辦刊,不接受中共黨團組織指導的「獨立思考歷史,反抗的歷史」,就像林昭在她詩歌裏闡述的普羅米修斯盜火的精神。「我們這代也不知道當年(1957)發生了什麼。而他們從那時候,其實早已經開始討論中國的制度性問題,當時為什麼中國人遭受了這麼多苦難。」
 
邵江認為,1978年民主牆開始到1989年這段時間,是相對完整的結合中國現狀、討論民主的時期,那時候的開放令大量了解、親身經歷西方政治的個人,可以將第一手的經驗和觀察帶回國。直到1989年,無論是寫傳單還是寫雜誌的人,很多都是民主牆時期的人。包括:方勵之、劉賓雁的文章都可以在當時的民刊上找到。「當時在大學中有公開討論會,宿舍邀請上一代人來討論的並非『民主是什麼』,而是『為什麼中國沒有民主』?」某種意義上可以說89的年輕一代,是78年開放的大環境所孕育的。80年代,民主牆曾有人用香菸品牌,來幽默中國的政治。如:「中國是個癌症病人,問題出在哪?答案:『中南海』;中國知識分子像什麼?答案:『駱駝』。」這些問答至今似乎仍然適用。
 
而談到當今中國的知識分子,邵江露出,與他沉鬱形象頗為不相符的激昂。「89年以後,中共唯一達成的當年學生『七條要求』,就是提高知識分子待遇,到現在大學就是被中共『買斷了』,只剩下(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等幾個知識分子敢站出來說話。」89年後,中共「記取教訓」,用經濟利益「收買」中國的中產階級和知識分子,換取他們在政治上的緘默。「89年就是一場大清肅,把中國最有才華的一批知識分子清走了。現在這一代只剩下平庸。」(香港《蘋果動新聞》記者/倫敦報導)

六四民運人士邵江。 香港《蘋果動新聞》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中國時報》被中國封殺 急刪六四報導
《中國時報》被中國封殺 急刪六四報導
出版時間: 2019/06/11 03:13
【六四30年】行動劇悼六四 香港女藝術家在捷克落髮
【六四30年】行動劇悼六四 香港女藝術家在捷克落髮
出版時間: 2019/06/05 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