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還會有六四 五四運動百年 接受《蘋果》專訪

出版時間 2019/05/04
余英時強調「五四沒有過去,一直在發展」。香港《蘋果日報》
余英時強調「五四沒有過去,一直在發展」。香港《蘋果日報》

面對中共刻意迴避新文化運動,僅將五四運動狹隘定義為「反帝國主義、反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余英時直指中共故意挖空五四精神,「五四最重要的是兩個概念,一個是德先生(民主,Democracy),一個是賽先生(科學,Science),並不是愛國。」他指當年引入「德先生」及「賽先生」概念的正是共黨創立人陳獨秀,他後來也反對中共,五四從此被扭曲成愛國主義。

余英時對學習與研究仍孜孜不倦。香港《蘋果日報》

「沒有五四這個源頭,就沒有後來一系列的發展。」五四運動至今已有百年,中國重大事件,不論是利用或者繼承,都離不開民主及科學的五四精神。余英時認為,中共壯大及崛起正是借五四的「民主」欺騙知識份子,高舉五四愛國心來奪權。
至於五四的另一個精神:科學,余英時認為中國百年來只有科技,沒有科學,「我們講科學就是為知識而知識,五四追求的是人類最基本的價值。共產黨現在利用科技去統治老百姓。所以不能把工具與科學混為一談。」
當年的六四學生以「五四」繼承人自居,要求政治改革,提倡言論、出版及新聞自由,反官倒等,余認為「這些民主的要求就是五四而來的」,「五四到了今天還是活的,不是過去。五四沒有過去,五四一直在發展,六四也是五四的一個表現。」余英時更坦言五四百年比六四30周年更為重要。
儘管過去30年來不少人在當局反覆打壓下認為六四已毫無價值,但余英時並不認同,反指:「六四沒有斷過,現在當然不能集會呀,但從心裡來說,還是隨時可以出來反抗。將來還會有六四,只是不一定是這個方式。」他認為去年爆發的深圳佳士工潮,顯示「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與佳士工人聯繫在一齊,連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成員,都變成六四的繼承人。」
有六四遺風的佳士工潮雖然未能成功改變中共,但「在中國民主沒有實現的一天,六四永遠都會有人紀念」。至於香港每年六四燭光晚會上都高呼的「平反六四」口號,余英時則感到不滿,「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是一個很荒唐的事情。(中共)要靠六四才有今天,他怎麼會平反呢?」
他直斥籲平反六四者「思想上已經走錯路了」,「老是希望共產黨開恩,那是中國老辦法,希望皇帝開恩。這樣的心理是永遠不會有民主的」。
他又強調:「對共產黨不能有幻想,換一個人就希望這一個人平反啦,好像每一個人都比前一個人更厲害。很幼稚的吧,很可笑的吧,像BABY一樣嘛。」

余英時在美國家中的書房起名「小書齋」,隱身其中著書立說。香港《蘋果日報》

余英時認為當前應提倡中國民主化,而不是平反,民眾要不斷推動社會活動:「就是所有人都不聽共產黨、不接受共產黨,行不合作主義。」他提醒:「民主化的過程都是艱難的,誰有權都不願意放,但民主不是哪一個人給你的,是所有人共同奮鬥出來的」。
而就在五四第99年,習近平將原本只能連任一次的國家主席任期修改至可無限連任,重新變成皇帝,無疑是民主的倒退、對五四的強烈諷刺,但余英時並不擔心:「一個人做皇帝能做到底嗎?別人會服氣嗎?現在什麼問題都可能變成大問題,前幾年不是有烏坎的事情嗎,這些事情很難說不會再發生。」他更反問:「如果專制是成功的,那現在應該還是秦始皇統治。」

余英時的書房中還保存著胡適的墨寶。香港《蘋果日報》

●年齡:89歲(1930年1月22日生)
●祖籍:安徽潛山
●學歷:燕京大學肄業、香港新亞學院畢業、美國哈佛大學歷史學博士
●現職:普林斯頓大學歷史與漢學研究榮譽教授
●經歷:哈佛大學教授、香港新亞學院校長兼中文大學副校長、耶魯大學歷史講座教授、普林斯頓大學講座教授
●著作:《歷史與思想》、《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五四新論》及《余英時回憶錄》等
●獲獎:
1991年 行政院文化獎
2006年 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Kluge Prize)
2014年 第一屆唐獎漢學獎
資料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