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法官評鑑變摸頭神器(林臻嫺)

出版時間 2019/04/25

今日,法官得基於《憲法》制度性保障來基於法律確信獨立審判,合法與行政權造反,乃是民主國家的珍貴資產,且不管是何政黨執政,「保障少數的司法權」與「多數統治的行政權」,仍恆常處於緊張關係,但縱使霸氣如美國總統川普,對在移民等問題上老愛與他唱反調的第九巡迴法院的法官,也只能推文嗆聲怒指他們是歐巴馬法官,別無他法,除了聯邦法官的提名任命權外,他對法官常如自走砲的獨立法律判斷,也完全沒轍。
美國的法官,大概從來不用擔心會有以私下邀約餐敘來「代轉陳情」的情況,連川普總統都才剛因涉及「妨礙司法」而接受調查。美國的法官,更不用擔心在處理什麼爭議的墮胎或死刑案件上,要因與審判核心法律見解相關的「事實與法律的涵攝」,而動輒會被送到民間非法律專業成員佔大多數的委員會,去接受法官評鑑折辱威望,而有所畏忌,不敢獨立判斷。
但這些一般正常民主國家不太容易想像的天方夜譚,在這兩天立法院要審理的《法官法》修正草案中,都真實上演了。執政黨的立委,大概對在年金改革、轉型正義、不當黨產等議題上老愛跟行政權唱反調的法官,真的不滿了,要透過修法,把評鑑委員會原有的法律專業成員減縮,改為由「長期參與司法改革、人權、公益或弱勢議題之非法律學者及社會團體代表」等非專業人士,去主導法官評鑑。
法條規範的這些要件,看似定義模糊不清,但仔細看不就是綁定長期與執政黨友好的司改團體等當然成員,如任由這些成員,盤踞在評鑑委員會並為多數主導,帶著「有色眼光」的評鑑,那些「顏色不對」、「政治不正確」的法官,還能獨立思考或跟行政權造反嗎?

恐龍法官是應該淘汰,司法當然可以改革,但是執政黨修法,可以來場光明磊落的直球對決嗎?民主國家的法官,絕對不是生而獨立,而是要執政者去尊重《憲法》對司法權的制度性保障,才能獲得確保,當執政者刻意讓司法權的制度性保障缺角歪斜,讓司法權慢慢喪失獨立性,成了能被摸頭的溫馴小貓,再也無法造反時,「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也就不可能避免了。

台南地方法院庭長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