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多航段增1人 機師疲累告白

出版時間 2019/02/13

一名在華航飛了10幾年、署名「C機師」的正機師在罷工告白中,以最為機師們詬病的台北─曼谷來回航線為例,來回兩段的飛航時間只有7小時25分鐘,但加上起飛前報到,和在曼谷上下客、加油準備的時間,飛航執勤時間是9小時55分。

華航機師罷工持續延燒,昨天仍有部分航班取消。黃仲明攝

C機師說,上述航線目前是2人派遣,機師不能在駕駛艙中工作量稍輕時輪流休息,要聚精會神連續工作近10小時,若班機有不正常情況,飛航執勤時間拉得更長,機師必須在疲憊狀況下去做相對壓力大的決定,或在天氣不好時落地,「這樣安全嗎?」
機師工會常務理事、華航機師陳蓓蓓也說,她駕駛桃園機場到中國北京的航班,單趟飛航時間3小時,來回6小時的飛航時間看似不多,但北京機場流量管控時間比較長,最多時得在當地排隊等候3小時才能起飛。
以早上7時從桃園起飛的航班為例,陳蓓蓓凌晨3時就要起床,來回飛一趟加上北京流量管控時間,回到台灣已是下午5、6時,她說:「是人都會累,大家只是靠意志力在撐著。」這也是為何工會希望多航段的航班也能增派1人。

機師工會強調,工會改善疲勞航班訴求的計算標準就是飛航執勤時間,前天協商過程中提出來的版本已經相對退讓,原則同意資方提出的「飛航時間8小時以上3人派遣」,但是希望保留配套空間,說服資方同意多航段航班「飛航時間7小時以上3人派遣」,但資方只同意「凌晨2點至清晨5點報到」的紅眼航班,「飛航時間7小時以上3人派遣」。
工會表示,他們甚至主動釋出,若資方不同意多航段航班飛航時間7小時以上改3人派遣,仍要維持2人派遣,就讓疲勞執勤的機師可在外站住宿休息,但資方仍拒絕,雙方才無法談下去。
華航發言人劉朝洋回應,現在問題出在雙方沒有共識,若工會願意理性回來協商,針對少部分特殊多航段航線,可以一起討論和檢視,只要工會願意停止罷工,不排除各種方式的協商,但協商需要時間。

長榮大學航運管理系教授黃泰林說,國際普遍以飛航時間來規範,但像歐洲改以飛航執勤時間規範,英國甚至連時差因素都納入考量;從機師工作特性來看,以飛航執勤時間為計算標準算是合理,但長遠應從修改國內法規著手,更深入全面探討,釜底抽薪解決問題。
黃泰林強調,多航段航班起降次數越多、風險越大,因機師起降要花更多心力、會更疲勞,可以理解為何機師工會提此訴求,多航段航班的疲勞管理的確可以考量。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