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政府管控失能是勞工低薪禍首(林騰鷂)

出版時間 2017/12/27

民國104年5月增修《公司法》第235-1條第1項前段條文時,規定:「公司應於章程訂明以當年度獲利狀況之定額或比率,分派員工酬勞」,強制公司於年度獲利時,應優先提撥員工酬勞為員工加薪,以解決勞工低薪問題,但此「應」行條文,沒有罰則,以致今日並沒有很多公司依此條文,修改章程,給員工定額或比率的加薪。
比較知名的上市櫃公司,雖依此條文修改章程,但其比率普遍有低貶勞工、放任董事自肥的傾向。如中信金控公司章程第27條規定:「本銀行年度如有獲利,應提撥萬分之5為員工酬勞。」但同章程第18條規定:「董事(含獨立董事)執行本銀行職務時,不論營業盈虧,本銀行得支給報酬,其報酬由董事會依其對本銀行營運參與程度及貢獻價值,同時參酌同業水準議定之。」
這種公司獲利,只提撥萬分之5為員工酬勞,但支給董事的報酬則不論公司營業是否盈虧,且任由董事會參酌同業水準議定,而不是經由股東會決議之規範,也同樣出現在國泰金控、新光金控、富邦金控的章程上。

最離譜的是,永豐金控公司章程第36條規定:「本公司年度如有獲利,應提撥萬分之1以上之員工酬勞及不逾百分之1之董事酬勞。」這種只應提撥獲利萬分之1,給近萬員工去分,但卻可提撥獲利百分之1,給幾個董事當酬勞之章程規範,是公司董事會不義,政府法規管控失能的最佳表徵。
政府法規管控失能的另一例是,《公司法》第196條第1項:「董事之報酬,未經章程訂明者,應由股東會議議定,不得事後追認。」規定。此一規定是典型的惡法,因為相反的只要章程明訂,就不必由股東會議定,或事後追認。這就使永豐金控訂了章程第28條之1,規定:「董事長、副董事長及董事之報酬,參酌同業通常水準,授權由董事會議定之。」
類似的規範也出現在元大金控、國泰金控、新光金控、富邦金控的章程上。但何謂同業通常水準?各金控同業是否有董事不當報酬的聯合哄抬行為?否則,每股盈餘僅0.58元金控董、總之報酬,怎會1年近億元,幾為22K勞工的300年年薪!這種任由董事會依章程自行決定報酬,剝奪股東會決定董監酬勞權力的作法,嚴重傷害股東權益,也造成員工無法公平分享公司獲利,而陷入低薪的苦難!

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顯示,去年17.1兆元的GDP,受僱人員所獲報酬是7.5兆元,佔GDP比率43.81%,比民國84年之50.1%,少了許多。至於企業盈餘佔GDP比率,在民國85年以前,多在30%上下,但今年已高達35%,這種勞資分配不均,經濟成長果實多落到資方手上,政府還要失能坐視不管,濫修《公司法》嗎?

經社法制學者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