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未破 劉邦友案追訴期滿

出版時間 2016/11/21

劉邦友血案偵辦期間,檢警過濾超過一千兩百條線索,清查超過三萬名可疑對象,比對超過一千萬枚指紋,二十年來仍無法掌握具體嫌犯,日前接獲秘密證人線報,調查綽號「老山」的梁姓肉販,比對其DNA後排除涉案,另名涉案人「哥哥」則下落不明。
《蘋果》走訪多位偵辦過劉案的專案小組成員,釐清未能破案的原因。

血案現場劉邦友等八人當初在官邸內小小警衛室遭槍殺。資料照片

一名曾看過劉邦友案現場蒐證影片的退休警官說,「現場破壞得太嚴重了」,當時警消一聽到縣長、議員被開槍,急忙衝進狹小的警衛室救人,滿地雜亂血腳印及指紋,不少東西被移動,可用的跡證都沒了。

門貼符咒劉邦友血案發生後,大門曾被貼符咒。資料照片

這名退休警官說,當時國內刑案鑑識觀念剛起步,基層警員對刑案現場保存知識不足,以劉案來說,鑑識人員繪製現場圖,竟以簡略人形圖案標示陳屍位置,對於死者的姿勢、體態、身形毫無描述,相關尺寸也未測量,「連最基本的都沒做好!」
劉案震驚台灣,警界全動起來,當年恰好遇到警政組織改造,主辦的台灣省警務處刑警大隊與刑事局各自為政;加上警政署為了破案,祭出凡是找到與兇嫌「老三」有關聯者,一律記功,結果名字或綽號有三的、在家中排行老三的全都抓,浪費辦案資源。
曾參與偵辦的一名警官說,當年湧入太多情資,反而淹沒真正可靠的消息,案情陷入膠著時,竟有高階警官要求警員跟著「仙姑」指示,遠赴南部山區緝兇,結果嫌犯沒找到,反而抓了一堆通緝犯,讓人啼笑皆非。
追蹤劉案至今的專案小組成員表示,「如果關鍵證人能發揮作用,就不會白繞這麼多路」,該案關鍵證人鄧文昌因槍傷造成腦部受損,無法提供線索,另一名目擊者因精神狀況不佳也無法作證,劉案終究難露曙光。

桃園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王以文則表示,劉邦友血案追訴權時效是二十年,這是指「從來沒有被偵辦過的對象」,若是偵辦過程中已被列為嫌疑人,追訴時效就會延長,檢方會採最寬鬆的標準來認定,桃園檢警專案小組不會因此解散或停止偵辦。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