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爸申請調閱通聯紀錄為何碰壁?專家解法源:新北市府沒理由不公開

出版時間 2022/06/24
恩恩爸申請調閱關鍵81分鐘的通聯紀錄,新北市府堅持是法律規定如此,難以違逆而違法行政,論者探討背後法律依據。資料照片
恩恩爸申請調閱關鍵81分鐘的通聯紀錄,新北市府堅持是法律規定如此,難以違逆而違法行政,論者探討背後法律依據。資料照片

廖緯民/中興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新北市中和2歲男童「恩恩」染疫過世,恩恩的爸爸(以下簡稱恩爸)申請調閱求救過程苦候長達81分鐘的通聯相關紀錄;新北市政府從消防局長、衛生局長以至市長,對提供原始錄音檔等級的資訊,都抱持反對態度;結果引發社會非議。近日更因為吹哨者的外洩錄音檔,導致情節一再升高。新北市府堅持是法律規定如此,難以違逆而違法行政。何種法律依據?頗值探討。

本案的法律爭點,顯然在於《政府資訊公開法》。《政資法》第18條是所謂的「限制公開」條款;此為《政資法》中得以主張不公開的唯一依據;並非限制機關不得公開的強制規定。其第1項第6款:「政府資訊屬於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限制公開或不予提供之:『六、公開或提供有侵害個人隱私、職業上秘密或著作權人之公開發表權者。但對公益有必要或為保護人民生命、身體、健康有必要或經當事人同意者,不在此限。』」新北市府一再強調的「個人隱私」,固然受該款的保護,但是也同時受但書「公益保留」的節制。甚至,第18條第2項「政府資訊含有前項各款限制公開或不予提供之事項者,應僅就其他部分公開或提供之。」其真實意謂:限制公開僅在最小範圍,如能以技術手段將不宜公開之部分排除或遮罩,其餘仍須盡量公開;此即著名的「分離原則」。總體而言,上述第18條第1項第6款,受有「雙重校準」的拘束,要依據該款主張不予公開,顯非容易。

由以上法制法理可知:新北市府欠缺充分而必要的理由,以主張其不予公開就算保護個人隱私確有需要,也必須符合比例原則以行之。直接主張只能提供轉譯的明文,當事人既已質疑其可能隱蓋事實,機關就必須在符合其「知的權利」的大原則下,協商共同可以接受的方式;比如就他人聲紋予以變音干擾後提供、建議聲請人現場拍攝重要紀錄或由其信任之機構予以陪同聆聽鑑定⋯⋯等等。

就政治上而言,《政資法》乃民主政治的基石(第1條);崇揚人民知的權利,當是民選政府的基本立場。新北市府在此大環境下,逆向主張限制公開,其自須付出民意評價上的代價。尤其疫情嚴峻、人命關天,市民高度憂心救護車派送的效率。侯團隊在此個案中如此堅持,最終引發諸多負面的猜測與不信任,真是令人不解。

究其實,輕易主張第18條第1項第6款是政府機關的通病;侯市長是否陷入此一公務機關的怯懦心態?如果119專線的錄音中聲紋如此敏感,那在街頭執勤的警察遭受人民面對面、反向錄音錄影的蒐證,又當如何評價?全國公務人員、甚至總統的聲紋早已可以輕易取得,至今也未聞有何隱憂;公務機關以自己的個人隱私投入該條款,實在是令人費解;而其抗拒資訊公開的基本心態,則顯露無遺。反面言之,依法行政本應公正專業,其資訊公開正是表現該當公務人員優質行使公權力的最佳舞台

美國自1990年代後,法官常主動邀請媒體到法庭上錄影報導,以顯示自己訴訟指揮能力;知名的媒體Court TV即以法庭現場報導(live court coverage)為特色。而今日台灣警察在面對民眾反向用手機拍攝時,多能冷靜對待;其在新聞媒體採訪案件時,更已經有相當穩定的表現。倒是內勤人員老是對聲紋、姓名這種間接資料斤斤計較,實在不合常理。若是高階管理人員以此藉口阻斷公務資訊的正常傳播,口口聲聲保護團隊成員、卻介入文官與市民應有的雙向溝通,那就是有礙社會互信跟國家進步了。至於《政資法》主管機關,這幾年針對各單位資訊公開業務的管理與考核,是否已有鬆懈?


一文看懂猴痘是什麼 女醫畫防範治療4重點
一文看懂猴痘是什麼 女醫畫防範治療4重點
出版時間: 2022/06/26 12:34
恩恩爸申請調閱通聯紀錄為何碰壁?專家解法源:新北市府沒理由不公開
恩恩爸申請調閱通聯紀錄為何碰壁?專家解法源:新北市府沒理由不公開
出版時間: 2022/06/24 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