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歐洲】傅莞淇:看瑞士如何低調展現「富裕」

出版時間 2018/10/26
如今瑞士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人民的富裕不展現於衣著與配件而體現在其身體與姿態上──因為良好的空氣、水與不排除任何居住權的環境而培養出的富裕型態。香港《蘋果日報》
如今瑞士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人民的富裕不展現於衣著與配件而體現在其身體與姿態上──因為良好的空氣、水與不排除任何居住權的環境而培養出的富裕型態。香港《蘋果日報》

歐洲特派員:傅莞淇/文字工作者

躺在日內瓦「瑞士在海外博物館」(Le musée des Suisses dans le Monde)透明捐款箱內的1000瑞郎紙鈔,可能是濃縮瑞士富裕的最佳例證之一。

位於萬國宮不遠處的彭斯城堡(château de Penthes)內,瑞士在海外博物館以愛國口吻講述了聯邦的創建、在國外貢獻良多的瑞士人,包括曾4度執行宇航任務的瑞士首名太空人尼科里埃爾(Claude Nicollier)與他捐給基金會、曾被帶入太空的瑞士國旗。

在國內4項語區外,居於國外的瑞士人民被稱為「第5個瑞士」(Cinquième Suisse)。2017年官方資料指出這「第5個瑞士」大約有75萬居民,可構成瑞士人口第4多的州。中世紀期間,許多貧困的瑞士人須離家求生計。傭兵出口曾是瑞士的一大事業,據說導致了一些受僱於戰爭對立方的同胞相殘的悲傷故事。直到200年前,瑞士仍是個發展中的國家。即使19世紀中《聯邦憲法》建立後工業化起飛,一般人民生活品質仍落後其他歐洲國家;直至19世紀末仍有不少瑞士人向國外尋求發展。

如今瑞士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據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10月發布的2018年《全球財富報告》(Global Wealth Report),瑞士成人的平均財富達53萬240美元,為全球最高。其次是41萬60美元的澳洲與40萬3970美元的美國。逾6成瑞士成人擁有超過10萬美元的資產,有11%瑞士居民資產達百萬美元。不少人討論過瑞士邁向並保持富裕的「奇蹟」,因素至少包括穩定的政治與經濟環境、注重實務的教育制度、位居歐洲交通樞紐的戰略位置、高技術人力市場與具彈性的勞工規範、低企業稅、透明的法制與監管制度、品質及準確的名聲等。

因中立未參與2次大戰,可能是近代瑞士崛起的關鍵時期。這不僅讓瑞士產業得以在其他國家轉向戰時生產時持續運作、出口產品,基礎建設免於受損,也吸引了許多尋求庇護、後為瑞士帶來貢獻的思想家、科學家與藝術家等人士。二戰後,許多國家面臨通膨,大量投資湧入相對穩定的瑞士,也帶來金融業的戰後繁榮期。二戰間接受納粹黃金、處理猶太人休眠資產的醜聞固然爭議,但並非構成瑞士富裕的重要原因。

2012年任職蘇黎世應用科學學院管理與法律學院(ZHAW)的行銷傳播教授斯坦曼(Cary Steinmann)指出,瑞士的3大品牌印象之一是瑞士人民那樸實的富裕與低調的奢華。作為全球最富有的國家之一,瑞士仍保有一些新教重視的樸素美德,不常與揮金如土的奢侈形象連結在一起。

步行於瑞士街頭,這也應該會是絕大多數外來訪客所能觀察到的。瑞士的富有及餘裕不展現在富麗堂皇的建築中,而蘊含在所有建物、交通設施、公共空間等元素存在及組成的方式。

人民的富裕也不展現於衣著與配件而體現在其身體與姿態上。這些是呼吸潔淨空氣、飲用乾淨水源、攝取健康食物、生活與工作平衡、定期運動及度假所養育出的身體。所有健步如飛的老年人以及自在地拄著手杖搭乘大眾運輸的傷者都顯示這是一個盡量不排除任何居住權的環境。而這或許是我們能為富裕想像的最好型態之一。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