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巧慧:新銳盡出的金穗40──台灣影視創作者的亮點與困境

出版時間 2018/04/01
相較於星光熠熠的「三金」:金鐘、金馬、金曲等影視音盛事,「金穗獎」較為低調而素樸,卻也因此看見眾多新銳影像工作者最為本真、原初的創作能量與熱情。翻攝金穗獎粉絲頁
相較於星光熠熠的「三金」:金鐘、金馬、金曲等影視音盛事,「金穗獎」較為低調而素樸,卻也因此看見眾多新銳影像工作者最為本真、原初的創作能量與熱情。翻攝金穗獎粉絲頁

蘇巧慧/立法委員

最近,又有三部台灣優秀的影視作品在世界最大OTT平台之一Netflix上架,再次展現了台灣的創作,絕對有走向世界的能力。中國的市場很大,但整個世界的市場更大。台灣是否需要為了一個中國,放棄整個世界?

過去一個月,除了中國對台灣的31項措施,為影視產業帶來新的震盪與不安外;柯宇綸被檢舉而名列「台獨藝人」,導致作品《強尼.凱克》被「暫緩上映」的消息,也引發社會對於中國壓力的強烈疑慮。很多人憂心,在中國的威逼利誘之下,台灣的影視人才是否會再一次遭到掏空?甚至連留在台灣的影視工作者,也會陷入自我審查的泥淖當中?不過,在近期受邀出席金穗獎的頒獎典禮之後,我對台灣政府支持影視創作的相關政策與施政決心,產生了更高一層的期待。

相較於星光熠熠的「三金」:金鐘、金馬、金曲等影視音盛事,「金穗獎」確實是比較低調而素樸,卻也因此看見眾多新銳影像工作者最為本真、原初的創作能量與熱情,格外令人觸動。

金穗獎以非商業性質,且長度少於60分鐘的短片為作品徵集對象,未曾間斷地舉辦至今已是第40屆。事實上,許多知名導演如蔡明亮、柯一正、楊力州、魏德聖等人,都曾經獲得金穗獎的肯定;不少過去獲金穗獎肯定的導演,也出席擔任本屆的頒獎人,有著濃厚傳承與鼓勵的意味。

在第六屆獲頒金穗獎最佳16mm劇情片獎的李安導演,透過昨晚頒獎典禮上的祝福影片現身說法,提及當時正陷入人生與創作低潮的他,如何因為金穗獎而獲得鼓舞,並期許大家能夠繼續勇敢創作。

在頒獎典禮上,一個個獲獎人,從會場的後端一路奔上舞台,甚至激動到語無倫次,令我再次對影像工作者的堅持與熱誠肅然起敬,並深刻體會到獎項的舉辦對創作者的莫大意義。

今年除了參賽作品數量達到265件,創下歷年新高,學生組的劇情片報名數量也突破以往達108件,從數字上就可以感受到台灣內部深厚的創作能量。台灣有這麼多熱愛影像工作且優秀的年輕人,願意前仆後繼地投入創作,發掘出一般人鮮少甚至不曾關注的人群、事件與議題,使有幸作為觀影者的我們,得以藉由這些影像故事,認識更多面向的台灣。

然而,當獲獎人向其製片團隊道謝的時候,很普遍性地提到「無法支薪」、「感謝大家幫忙」等克難的現實。一部獲獎但導演未能出席的作品,在由代領人代為致詞時更直言表示:這部作品其實是導演沉潛十年的作品,原本是要作為生涯的道別作。這不禁讓我感到深深的遺憾,究竟還有多少影像工作者,因為現實的壓力而被迫放棄夢想?

作為影像工作者的家人,我非常能夠理解影像工作者的艱辛,以及非商業性質影片在募資上的困難。台灣既有的人才其實不缺,政府若能扮演更加積極與支持性的角色,想必能夠產出更多令人驚豔的作品。

文化部鄭麗君部長,透過在頒獎典禮上致詞的機會,向在場的影像工作者說明文化部籌畫中的各項支持性政策。身為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委員,我也會致力讓相關法制能夠盡速完備與到位。我期許,台灣不僅是一個影像工作者免於審批,可以自由且多元創作的環境,也能夠提供創作者健全資源與平台的正向體系,創作更多優秀的作品。

得獎將不再只是一個終點,而是起點;讓台灣的影視創作可以協助我們連結過去的記憶、反思當下的事實,並接軌未來的想像,持續深化台灣的文化與社會發展,進而勇敢自信地迎向世界舞台。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