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1393064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呂秋遠專欄:早在入獄那一刻 就已不再是活人

對於政治犯或良心犯而言,當一個人被摧毀人格的時候,或者在國家審判中「被認罪」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死亡」。圖為李明哲日前在中國湖南省岳陽法院當庭「認罪」。中評社

字級:

呂秋遠/律師對於政治犯或良心犯而言,死刑,並不是一件最可怕的事。當一個人被摧毀人格的時候,或者在國家審判中「被認罪」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死亡。從喬治歐威爾的《1984》來看,就是如此。 身為一個反對政府與黨的政治犯,他會進入監獄,接受不可預知的身體與精神折磨。他失去自由,沒有時鐘,時間對他來說毫無意義,黨可以用盡各種讓他失控的方式對待他,例如10天沒人跟他說話。這時候,他只會希望痛苦停止,因為在痛苦面前,沒有英雄。這個人的意志力會逐漸瓦解,黨要他說什麼,他都願意說,即使是從未做過的醜事。在監禁的過程中,黨時時關懷他,刻刻奚落他。 但是,即使他認罪,黨也不要。黨知道他不愛黨,黨要這個人真正的愛黨,不是認罪。 黨要他學會兩件事:「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黨就是一切,黨就是現實,除了黨以外,別無其他真理。只要違抗黨,即使活著也是死人。在認罪以後,他會認清事實,並且將會失去一切的情感,沒有求知欲,沒有道德勇氣,他將永遠是背叛自己的敗類。往後的人生,將是一片空洞,由黨的現實將你填滿。 「2加2等於5」。黨可以視需要,要求他承認太陽繞著地球轉,或者2加2等於5。這不是簡單的文字遊戲,而是發自內心的相信,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他對於過去的信仰開始動搖,當他伸出手指計算2加2等於多少時,他會懷疑手指頭顯示出來的客觀,只是幻影。接著,他會在內心裡開始確認,自己所做的事情不會有未來,反黨事業不會有未來,台獨終將是一場泡影。 你以為這一切結束了嗎?還沒。 黨要修改他的私人情感,包括他的妻子、母親。因為愛,是一種力量,這種力量終究會推翻黨,這種發自內心的人類情感,如果不能塗改,對於鞏固黨的統治,還是有危險的。他即使現在真心的認同黨,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誰會知道? 在《1984》裡,溫斯頓深愛著茱莉亞,在他被黨抓進監獄前,他曾經與愛人討論過這樣的問題:溫斯頓斬釘截鐵的對茱莉亞說:「招供不等於出賣,說什麼做什麼都沒關係,感情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們能迫使我不再愛你,這才是出賣。」但最後,溫斯頓還是選擇了出賣他的愛人。面對溫斯頓最害怕的食人老鼠,他瘋狂的喊著:「讓牠們去咬茱莉亞!」他寧願犧牲茱莉亞,來拯救自己的折磨。關於這件事,茱莉亞可以諒解溫斯頓。 她說:「有時他們用一些你不能忍受的、甚至不敢想像的事情恐嚇你。那時候你會說:『別這樣對付我!你去折磨別人吧。』然後你就把這個人的名字說出來。後來你也許會安慰自己,自言自語說這不是真的、這不過是緩兵之計。但這是假的,他們折磨你時,你真的希望有人替你受苦。你知道除此以外,再無自救之道,唯一的辦法是犧牲別人。你才不管替你受罪的人結果多慘,因為你只想到自己。」「自此以後,你對那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了。」 黨不要他表面上的認罪,黨要這個人悔改,真心的認錯,接著戰勝自己的自由意志,全心全意的愛著共產黨,最後自願接受槍決。而事實上,當他午夜夢迴時,他嘴裡說的夢話,再也不是反共的那一套,而是帶著微笑的說,我愛黨、我誠心的愛著黨,甚至願意為它去死。 這個人,早在入獄的那一刻,就已經不再是活人。

更多呂秋遠文章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