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2013865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公革力理事長蔡明翰:老師忙著寫計劃 不然學校會沒錢

許多國中小老師必須寫計劃才能維持學校基本運作,但又經常為了撰寫計劃執行進度耗費太多力氣,把教育熱忱轉變成無數行政工作。圖為教育部外觀。資料照片

字級:

蔡明翰/台灣公務革新力量聯盟理事長常聽到國中小老師忙著寫計劃、應付上級查核,否則學校會沒錢。咦?政府每年的預算難道沒編給學校嗎?為什麼要用計劃的方式,讓學校花好多力氣在行政工作上,才能拿到錢呢?在教育主管機關,常聽到的理由有2:1、因為「計劃」可以有目的性。2、因為「計劃」可以有績效的概念,讓學校必須達成某些事情才能拿到錢。若用常年預算的方式,難有「我們正朝某個方向前進」的感覺,這樣子主管機關難對外界交代今年努力的重點是什麼。在現實中,若不寫計劃,就沒有錢來維持學校的基本運作。有一些很窮的學校,更是非常努力寫計劃,常常寫計劃只是為了基本校務支出。各項計劃以「學年度」為單位,在每年的6月底,學年結束時要交結案報告給上級機關,由機關找一堆審查委員來審;若這一期(或這一學年)的結案報告審核沒通過,那麼下一期(或下一學年)的計劃經費就不會撥下來。學校通常都會努力把第一期的目標達成,才能順利得到第二期的錢。然而屬於縣市政府管轄的學校,若申請教育部的計劃,理論上8、9月要撥的錢,學校會延後到10月才拿到,因為從中央撥給地方政府再轉手給學校,中間作業需要時間,這也是一段驚險的時光,學校可能要賠錢。緊接著,到12月學校又要提報該年度經費執行情形,因為會計年度要結束了。再來,上半學年結束之後,也就是1月底左右,還要交期中報告。這樣的過程,寫計劃執行情形的時間,比真正花力氣在執行工作還多,豈有此理。平心而論,教育主管機關用一個胡蘿蔔釣著學校往前跑,學校有可能會真的往前跑。但若有100個胡蘿蔔的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民眾可以合理推測學校可能拿同一套東西來修一修交差。否則,請問一間學校哪來那麼多手腳和嘴巴能分別去咬這100個胡蘿蔔呢?這100個胡蘿蔔的背後,是學校和政府機關多少行政工作換來的呢?這些老師和公務員把所謂的教育工作熱忱,轉變成無數的計劃行政工作,值得嗎?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