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1864825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是誰對不起石化難民

雲林縣府、衛福部與國衛院人員日前邀麥寮鄉民說明許厝分校學生檢查問題,但家長仍拒絕遷校。資料照片

字級:

錢建文/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因為環境汙染而被迫遷校,多數家長卻極力反對。許多國人表示不解,為什麼要讓自己的孩子念距離石化廠那麼近的學校呢?會問這樣的問題的國人,至少還算關心自己的同胞;然而若深入探究,就會理解他們的觀點。
在過去一次遷校時,遷去的學校又遠又擠,硬體環境影響到受教權。地方政府沒有替他們準備好學校設備,讓他們感受到:「自己家失火,就被迫搬到隔壁家的廁所住。」
當地居民在短時間被告知遷校,感到不被尊重。從中央到地方,原本似乎想拖過這個學期,把研究的審查放在開學前不久。沒想到此議題受到了社會大眾的重視,就在極短的時間做出決策,令他們感到錯愕。而且到底誰有決定權? 為麼自己的命運,總是受人擺布?
到底誰說的對?各家看法都有,有的甚至完全相反。牽涉到巨大利益的研究,這個現象就越明顯。永遠有替財團背書的學者,古今中外皆然。而這些學者常常有脈絡可循,包括參與美國無線電公司(RCA)汙染事件官司,替RCA廠辯護的學者,這次也一樣參與了替六輕辯護。到底要相信誰的?忠厚老實的村民無從判斷,只能聽信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地方政治人物,就算他們包了許多六輕的工程,在他們心中,也還是比較值得信任。
源頭的污染沒有解決,遷校有用嗎? 從濃度500多,遷到400多,能減少多少風險?回家以後又回到距離工廠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住,怎麼辦?遷校以後是否就能讓事件平息,被當作掩蓋汙染源事實的手段?
事情至此,受害者極力反對降低風險的緊急措施,該怎麼辦?是誰對不起這些「石化難民」? 是誰最不想這批學童遷校?遷校是讓事實被掩蓋,讓廠商與政府皆大歡喜;還是讓問題被凸顯,可以打動「把每個國民當成寶貝」的林內閣,使官員真心誠意的來解決汙染源頭的問題? 
我想解決問題的方法有二,第一,地方政府要誠摯道歉:為了當初選址不當而道歉,並繼續追究行政責任;為了之前「搬到隔壁家廁所」,沒有好好照顧遷校的學童而道歉;為了過去沒有嚴格稽查汙染源,總是要在查核前三天通知工廠,沒有做好把關而道歉。
第二,中央政府也要道歉,六輕每年把成本外部化之後所賺的數百億稅收上繳中央,讓全國人民都可以享用,卻沒有盡到管理好六輕汙染的責任而道歉;為了沒有投入大量研究監測資源,長年來對於六輕汙染排放資料不足而道歉;也要為了掌握立法院多數,卻拖延空氣汙染相關修法工作而道歉。
當中央與地方政府真心誠意道歉,讓石化難民感受到政府真的會開始痛定思痛,落實石化廠附近居民的環境正義時,才會真的讓他們相信,遷校是為了保障兒童人權,而不是為了掩蓋真相。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