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19102377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國際為什麼】莎士比亞越來越紅?

英國民眾戴上莎翁面具,紀念莎翁逝世滿400年。新華社

字級:

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Shakespeare)今年逝世滿400周年。他的作品不但沒有隨著年代久遠被世人遺忘,反而越來越被廣為流傳。不禁令人玩味,莎士比亞到底有何過人之處,能在辭世四百年後繼續在世界舞台上發光,影響力更甚生前?莎士比亞的作品並未被網路世代遺忘,網路輕易可查到他的所有作品,此外還有莎士比亞手機app,甚至有莎士比亞專屬的搜尋引擎。你還可以在非洲的書店翻閱他的書,可以在極地人使用的手提電腦內發現他的作品,甚至在叢林舞台中欣賞他的戲劇。「莎士比亞沒有規則」
為何莎士比亞能在同時代作家都被世人遺忘時,卻能在死後化身為國際級的超級巨星?知名莎翁演員畢爾(Simon Russel Beale)表示,這是因為莎翁的作品具有極高的可塑性,經得起時空的考驗。畢爾說:「莎士比亞沒有規則」。他引用一位偉大導演對年輕演員說的話:「你可以用一千種方法演哈姆雷特,而這還不是其中的一種方法」。重點在於,你可以用一千種方法演《哈姆雷特》主角哈姆雷特王子,卻不能用一千種方法詮釋美國劇作家《推銷員之死》的主角威力羅曼(Willy Loman)。任何女演員如果想要詮釋挪威劇作家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的《海達蓋柏樂》(Hedda Gabler),並沒有太多的左右空間,任何演員想要飾演俄國作家契科夫(Chekhov)《海鷗》的康斯坦丁,也必須有特定風格。專研莎翁的英國作家狄克森(Andrew Dickson)表示,莎翁的作品獨具開放性,人們可以毫無限制重新詮釋。莎翁是第一個 也是最重要的改編者
 
狄克森表示,莎翁的原意就是可以改寫。這部分是因為創作之初,莎翁的作品必須取悅不同階級的人們。他的創作有時今天被皇室搬上舞台,隔天,同一作品就變成市井小民解悶的娛樂腳本。而且,很多作品,他並不是原創者。英國國王學院莎士比亞倫敦中心負責人麥克穆倫(Gordon McMullan)教授表示,「莎士比亞是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改編者」。羅密歐與茱麗葉就是幾百年前的作品,莎士比亞只是改寫者。麥克穆倫說:「我並不是說他(莎士比亞)是剽竊者,但他的確有很大比例是依據前人的作品」。即興也是莎翁作品的特色之一。他的作品充滿多元性,一個故事常會有好幾個版本,可以隨意增減任何一個台詞或橋段。作品具開放性  可以量身訂做
莎翁也不受限於教條。他如果苦思不出一個適合的字或詞彙來描寫某個動作,他乾脆就自創一個新字。他如果不知道如何收尾,不會徹夜苦思,反而會寫下各種可能性,把問題交給演員解決。他創下先例,允許自己的戲劇創作被「量身訂做」。他欣然邀請所有未來的作家、演員和導演,採用他的創作,歡迎刪減、添加、改寫或重新詮釋。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羅密歐與茱麗葉》被改編成音樂劇《西城故事》,印度電影導演巴拉德瓦(Visha Bhardwaj)還拍了印度版的《馬克白》。莎翁作品被重新演繹的例子不勝枚舉,這只是其中兩例。但令人驚訝的是,莎翁的作品流傳到世界各地,而且都大受歡迎。這又是為什麼?最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創作當時,大英帝國把他的作品帶到殖民地,例如印度。他的握品被視為教化殖民地的重要工具。狄克森表示,這就是一種征服,「印度孩童必須學習莎士比亞,這等於對他們灌輸英國的文化與價值觀」。所謂殖民的概念就變成,「教導他們莎士比亞,他們就會變成跟你一樣」。狄克森表示,當時印度人必須能引用一段莎翁的名言,才能擔任公務員,這種傳統一直延續到1920年代。不過,殖民地的人們不見得這麼容易被馴服。人們最後是真心喜歡莎翁的故事,再用本土的語言改寫他的故事。故事通俗 易於融入各地文化
莎翁的作品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地點抽象,情節容易與各種文化融合。就如《哈姆雷特》是一個報復的故事,一個年輕人與繼父不合的故事。《奧賽羅》顯然就是一個忌妒的故事,《第十二夜》則是一齣因為身份弄錯的喜鬧劇。莎翁的作品帶有舉世皆然的通俗性,所以能如此雋永,歷久彌新。就如盧安達人把《哈姆雷特》視為復仇的故事,有些紐約人則會在看《李爾王》時,感嘆美國的勢力不如從前。中國人則可能因為與日本的戰爭歷史,加上某種自卑感,會對《威尼斯商人》特別有感觸。無論如何,最後還是要回到莎翁的寫作。雖然他的作品被一再地改編,也可能因為翻譯失去原意,不過還是難掩他過人的文采。即使換了用字或語言,但其中的意涵和韻味仍會被保留下來。無庸置疑地,莎士比亞是才華洋溢的人性觀察者,具有絕佳的書寫能力,將其所見化為文字,這讓他能先是擄獲了伊莉莎白時代英國人的心,後來讓全世界產生共鳴。(韓政燕/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