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1393064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一個哲學人對「人文小築」的美麗想像--思念斯年

對於台大人文大樓興建案合成圖。台大提供

字級:

作者:陳平坤(臺灣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
                                                           
臺大「人文大樓」引起社會部分人士的相當關注。這次可否順利通過都市設計審議,仍在未定之天。身為一名哲學人,心想突發:假使還是過不了關,那麼,是不是可以回到風波未起之前,懇求學校當局,就讓我們哲學、人類二系重返洞洞館時代,如此也不必另覓建地安置我們了!

記得男十一、十二、十三舍猶在的那年,作者為哲學而來,途經中文門入臺大。從文學院放眼北望,灰瓦白牆、綠窗格格。當時,既無目前遮蔽東南半邊天的新總圖,更沒有天文物理等什麼「亂七八糟」的系所場館;我們可以恣情悠遊醉月湖畔,吟風弄月,詩心隨波漾蕩。但三年後,我們被迫遷往基隆路另一邊隅的男六、七、八舍。畢業離開臺大數年後,號稱「小巨蛋」的綜合體育館落成;接著,一棟棟巨大系館或樓房紛紛起立,臺大天空一次又一次被建物刺穿,早破碎得讓人不忍望空禱告--唯空心眼,才能穿透建物,一望無際。

歷史無情,總是告訴後人,一切不得復原,但可彌補。什麼是「人文精神」?是不是真的沒有「人」,也就沒有「人文精神」?因為難道不是有時得要沒了「人」,才成就得了某些「人文的」精神?平常不是就有「捨身取義」、「殺身成仁」之類說法?但那是自我犧牲者的高尚其志,並非枉顧他人死活的道德責求。更何況,倘若不當箇「人」、甚或當不成「人」,難道「天文」精神、「畜生文」精神、乃至「餓鬼文」精神,就一定劣於所謂的「人文」精神嗎?又,到底怎樣才稱得上「謙卑」呢?而「美」又是什麼?本來一片油綠稻田的臺大校園美、還是在看來醜不拉幾的建築物之間流動不息的人文思想美呢?哲學人,無論如何,總要探箇究竟。

幾個月前,某系學生有箇涉及哲學系位處水源校區可能造成什麼影響的訪問。依稀記得說過:雖然對我而言,哪裡皆得安居;但是,如果每天必須要在幾條大馬路上穿梭多次,確實就會令人不想多往系館移動;而且因為空間不安全、設備不完善,恐怕也將減弱人際問學討論的意願。所以如果可能,實在希望早日重返校總區。

其實如今,我們也不過心懷極其謙卑的一個願望,就是想再跟其他似乎不見得歡迎人類、哲學二系重返校總區的師生們更靠近一點,而且也想跟文學院內師生同道一起探究何謂「美」、何謂「人文」、什麼是「運動」、甚至什麼是「政治」?以便共同揄揚「人文精神」。然後,如果可以,還能偶爾在夜靜時分,緩歌徐行至帝國大學矮門旁的傅園,向已故長者訴說:我們哲學、人類這兩個恐怕一直都會是國立臺灣大學中被認為最沒個人出路的學系,終於能以最謙卑的姿態又回到您老身邊,同您聊天交心--談談什麼是「天際線」?蒼天又怎會有邊際?又究竟是哪條線困限住了您我?

且當我們如此沉思之際,或許再沒有什麼天際線的問題,也沒有何物是否美觀之論諍不休,更不必為所謂「人文精神」而擾攘無已;有的,只是天穹穆穆,只是椰風息息。於是,我們便能安穩地走出一條攸關人類思想出路的臺大哲學之道,同時幸運地還有文學院內諸多師生同道陪在身旁,再也不必總是孤單地踽踽前行。

然則,只求回歸未遷居水源校區前的洞洞館時代,這又會不會太過於「自私」呢?若會,那還是「人」嗎?文學院其他系所,至今也還有擠在狹窄研究或學習空間的更多師生,他們難道沒有要求更廣大空間的想望、以及尋求更熱絡互動問學的願景?可是,若果各有價值堅持而畢竟無法求全,那麼,最後能否允許我們兩系師生自利一點,就讓我們回到風波未起以前的洞洞館原居住地。至於重建物的大小乃至外貌,即使全部仿照原館建造也行(但可否多幫忙設計一兩個供逃生之用的安全門)。或者,尚可考慮往地底下多闢三兩層空間,如此,既得作為人類學系師生挖出來又藏下去的寶物展覽館,也能充當哲學系師生以愛智遊戲自娛的神祕洞穴--如果外面從不曾真是理智的世界!

但,至少作者衷心祈求,已非「人文大樓」,而是「人文小築」,真的這次就能順利動土開工,早日建成,而讓我們也早晚都能見聞傅鐘聲響。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