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3900801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人渣文本:電影殺手谷阿莫

字級:

谷阿莫是近期快速竄紅的網路影評人。說「影評人」也不太對,因為他是把冗長的電影或連續劇,剪輯濃縮成不到十分鐘的摘要,搭配個人對劇情的解說與吐槽,每個影片都被數萬網友瘋狂轉貼。這類形式的網站在國外非常普遍,但台灣能做到廣受肯定者,好像就他一個。當然,還是有很多人不喜歡谷阿莫。他臉書專頁裡的每篇影評下頭,都會有人留言指責他「毀了一部好電影」「這樣誰還會買票去看」「污辱影視創作者的心血」,按讚支持這類批判觀點的人也很多。因為這類的負面效果,許多人在提到他時,都會加個頭銜:「電影殺手谷阿莫」。谷阿莫本人的「影評」,主要是以傳統搞笑技法的吐槽為主,不是認真的,他也會在文字註釋中請大家去看看原本的片子,不要只聽他的評價就下定論。但許多對谷阿莫的批判,卻是「認真的」,真心認為他是「壞人」。這些對谷阿莫的指責,已經不再是美學討論,而是倫理學角度的批判。但谷阿莫的這種「影評」,真的在道德上有錯嗎?他的第一個道德爭議是在智慧財產方面。他將電影片段剪輯出來,搭配自己的口白與字幕,組成他的「作品」。他採用的某些片段顯然不是公開的宣傳廣告片段,是從完整影片檔中剪出來的。在法律上,剪人家未公開、用以盈利的片段做成自己的公播產品,可能有點爭議,但在道德上,只要他做得像是新聞報導,或是學術研究作品,不拿來謀利,依「應協助他人獲得充份資訊以避免其做出錯誤選擇」的道德原理,他的手法其實沒有太大的倫理問題。但第二個爭議點就來自於這種「警告他人」的態度。他以非常簡要的方式講述劇情,有些人認為這是「爆雷」(透露劇情),而且是「負雷」(透露劇情還加上負面評價),之後就不會想看這些片。的確很多人在谷阿莫的影片檔下回應說「這幫他們省了電影票的錢」。對片商來講,這好像是壞事,但對消費者來講,則似乎是好事。他選擇評論的影片,絕大多數是當時非一輪檔期的影片,因此他的簡要解說,搞不好還會吸引人去找這些片來看,看看原劇到底是不是真的「鳥到這麼好笑」。這就能替場商創造利基了。當然,對於正在上映檔期中的電影,他的做法就是「爆雷」,可能會帶來某種傷害。但他有高達六十萬的粉絲數,每個影片都有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點擊,其所帶來的宣傳效益非常驚人。雖說可能減少「原本打算去看的人」的進場意願,但說不定也能讓很多「原本沒注意到這部片的人」打算進場。還有,能從其戲謔口氣中看出深意的朋友,或許也會因此願意進場。因此就爆雷角度來說,也很難說他有道德錯誤。第三個道德問題,也是他最常被質疑的點,就是他剪輯過後的影片檔,只顯示出一種非常平面、個人與輕薄化的觀點,會壓縮原作在詮釋上的豐富性。加上刻意營造的趣味感,即便是偉大的作品,看來也會像個笑話。所以很多人指責他破壞或忽視了原作的藝術價值。但藝術欣賞本就是自由的。我們現在解讀影視作品時,已不會要求閱聽人一定要依照創作者的理念來解讀或詮釋。你爽怎麼看,看了怎麼爽,都是你自己決定就好,作家或導演的意見只是一種切入角度,不見得是對你最有意義的方式。谷阿莫提供另一種角度,他要這樣看,導演和製作人也沒皮條,也沒有道德地位去阻止他從這種角度欣賞。但同樣的,你也可以不接受谷阿莫的切入角度。他並沒有強調自己是電影美學的權威,所以要質疑他的欣賞視角,在「美學」上或許可以討論,但就「倫理學」來說是不成立的。因此,反對谷阿莫的主要道德理由,其實都不是很夠力,你沒辦法說他是個「壞人」,但也不能因此說他就是「對的」,是「好人」。他走在道德邊界之上,有好的表現,也存在可被質疑的空間。谷阿莫拓展一個新的娛樂形式,是以從電影本位出發的「影評倫理學」,就不見得能應用在他的作品上。或許「好不好笑」,也就是「搞笑倫理學」,更能對應他的作品。當然,面對這種新的挑戰,電影與連續劇(他也評論電視劇)的行銷單位,也應該調整自己的宣傳手法。如果你製作出的五分鐘預告或廣告,其宣傳效果遠遠不如谷阿莫,那你或許應該考慮事先對他求饒,請他慢一個月再吐槽,或是推出能超越他的電影行銷新媒體。谷阿莫可以是電影殺手,也可以是電影推手。在他評論的影片中,有些是我早已看過的,但我不認為這會影響到我的觀影意願,其趣味性反而讓我想再看這些影片一次。以道德批判或以法律禁止這種表現形式,其實意義不大。因為這個模式已經被創造出來,你斬了一個谷阿莫,之後也會有千千萬萬個谷阿莫。想堵住評論者的嘴,只代表自身的無力。真的很不爽,就請做出能超越他的東西。 

更多人渣文本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