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4417874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林青弘專欄:台獨公敵不是文言文

日前教育部通過新課綱的高中國文文言文比率維持45至55%,惟文白爭議仍未休止。圖為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畫面。教育部提供

字級:

林青弘/自由作家台灣如果有一天,在「外國語文系所」才能學習「中國文學」和「中國語文」,這是荒謬悲劇,還是台獨勝利?台灣文化所蘊含的元素很多,可以把殖民時期的外國特色納入,例如西班牙、葡萄牙、荷蘭、日本甚至美國援助、美軍駐紮時期的影響,視為台灣文化的組成之一,原住民族與新住民的文化元素,誠然也是台灣文化的部分。然而最關鍵的事實,還是在於來自中國的深遠影響,中國文化無論歷朝歷代,透過國民黨蔣政權來台後植入,或是台灣漢民族追本溯源的根深柢固思想也罷,日常使用中國文字、中國話語的習慣之下,沒有道理排斥中國文學,甚至以政治理由賦予枷鎖,凡與中國有關,皆以外國視之。如此建立國家認同與國族意識,限縮發展基礎只是帶來緊密衝突,發展空間自限只是製造可預見的毀滅。對於健全台獨、實踐台灣自主來說,何來長期利益與永續發展?台語文系所的發展瓶頸,不應以文白之戰作為怒氣宣洩出口,更不應該以文言文退讓,作為台語文成功的關鍵指標。台語文要以「漢字」創作本身文學與建立書寫習慣,這是台語文的推廣,不會因為不念或少念文言文,台語文創作立即復興與繁盛。另一派以拼音文字做為文字書寫基礎者,面對的挑戰與艱難更高。文化若要追求普遍和共鳴,文義直接明瞭是最重要關鍵,承載文義的載體是中文字或是拼音字,勢必決定文化共鳴的廣度,也會決定文化延續的長度。台語文學者、作家或政治、文學等周邊團體,對於降低文言文比例之訴求,現從65%比例降為45%至55%,至少已有10%空間的退讓。如何活用與填補文言文退讓之後的教材空間,應該著眼台灣文化深度與廣度的共鳴與普及。可惜,遺憾總在政治操弄之後的鬥爭瘡疤,一一現形、醜態畢露。有論者舉以杜甫的《聞官軍收河南河北》,嘲諷文人緬懷帝都的封建蠢志。也有以白居易慘遭貶官之後,在《琵琶行》寫下「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 杜鵑啼血猿哀鳴。」之後,嘲笑白居易遙想京城,執著想念政治權力中心。在「政治批判」的眼鏡下,岳飛的《滿江紅》成為收復失土的「政治動員令」,文天祥的《正氣歌》成為漢賊不兩立的統戰典範,屈原的《國殤》被演繹成為政治造神、歌頌戰士的政治文宣。要怪這些中國古代人很政治,還是要問台灣有人無所不用其極的泛政治化?古代中國,能念書受教育,已是市井小民的奢侈品投資,從「士農工商」的階級排序,難道看不出來教育不普及的古代現象?對於沒有民主自由的古代中國,若以台灣現在的民主自由作為批判標準,這是要怪古代中國讀書人崇拜帝制封建,還是要怪現在的台灣批評者,神經有病、腦袋破洞?嘲笑李白不會滑手機,秦始皇不懂大數據,武則天沒有善用女性參政保障權,到底是古人有問題,還是批評的今人,故意時空錯置,製造衝突與對立?「台北之東,有監獄,監獄之中,久住而體肥。衛生進步,居囚不少,或日:謂其如地獄,故曰獄。或曰:是獄也,宅幽而牆高,罪者之監禁。友人王君入之。」明顯可見關在監獄裡,能夠「久住體肥」,而且讚美監獄「衛生進步」。「窮居於牢舍,追思而憶遠,坐佛禪以終日,讀詩書以自修,詠於聲,心可慰;寫於文,意可舒。」證明坐牢的日子,可以「坐佛禪」、「讀詩書」,心靈滿足,所以「心可慰」、「意可舒」。以上被視為「文言文」的教材,來自蔣渭水的《送王君入監獄序》。這位王君就是王敏川,他坐牢入監發生於台灣日治時期,從上開文章,顯示日本人的獄政管理良好,真的會讓阿扁深深長嘆。王敏川後來被國民政府列為「抗日英雄」,在日本人監獄裡能夠「久住體肥」、「終日坐禪」,還能被視為「抗日英雄」,對比相同「監獄文學」的《左忠毅公軼事》,恐怕左忠毅公會氣憤不滿,撞牆再死一次。陳肇興的《番社過年歌》著有「醉起攘臂蹋地走,歌呼跳躑何喧闐。鼻上簫吹無孔笛,嘴中琴奏不調絃。」等語,把原住民族熱情歌唱與跳舞的本色,表達真切實在。但是,看過某高中教師的推薦理由,實在倒彈反胃。她在選文動機提及「孫大川教授(現職監察院副院長)曾說,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當年,我看到這段文字時十分震撼,因為這比離鄉背井的苦難還來的更無助。去年,當總統提出向原住民道歉,社會的共鳴聲很微弱,這份哀愁是否是因為教育場域中太空白了。」等語,但是對照「君不見,生番化熟熟化氓,耕耘轉在高峰巔。南北十社九社廢,裸人叢笑何有焉。」等原文意思,要說此文能夠喚起推薦者連結蔡總統、孫副院長兩位政治人物,甚至聯想原住民族所要的「土地正義」、「轉型正義」,實在馬屁有餘,文學解析不足。追求台灣主體性的路程上,為了填滿「台灣意識」,豐富「台灣文化」的底蘊,其中強而有力的證明就在於「台灣文學」的實踐和普及。當「台灣文學」尚未茁壯成熟,就有人急著套用「台灣古典文學」、「台灣新文學」等空虛名詞來區分地盤、劃分利益,到底誰才是台灣本土化的真正公敵?文言文不只是台灣人的文言文,商周文學對於元宋人民,何嘗不是古文?漢唐文學對於現代台灣人來說,更是古文。能夠在各朝各代不同皇帝專制下,安然流傳與保存的文言文,不只是歷史剩餘,也有不能忽視的生命力與文學價值。圍觀中國歷朝推翻歷代的無情政治在千百年持續遞延與上演,台獨公敵真的不是文言文。【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更多林青弘文章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