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4408995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願司法院不再是慣老板:值班vs.加班

法警夜間值勤一小時領60元,比超商大夜班待遇還慘。圖為深夜的台中地院,法警依舊忙碌。翻攝黃國昌臉書

字級: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接續閱讀法警簡嘉達先生之《成立「勞動法院」?先改變「司法慣老闆」的形象吧!》司法院人事處之《澄清法警簡嘉達投書內容》、以及一等書記官陳建曄先生之《司法院再也無法洗刷「慣老闆」的惡名》三篇文章之後,心有所感,因此粗略比較勞工、公務員的「加班」與「值班」規定,並編輯以供參考。 第一、關於「加班」的規定勞工部分勞工的加班(延長工時)、加班費的基本規範是《勞動基準法》第二十四條:「(第一項)雇主延長勞工工作時間者,其延長工作時間之工資依下列標準加給:一、延長工作時間在二小時以內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三分之一以上。二、再延長工作時間在二小時以內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三分之二以上。三、依第三十二條第三項規定,延長工作時間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倍發給。」「(第二項)雇主使勞工於第三十六條所定休息日工作,工作時間在二小時以內者,其工資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另再加給一又三分之一以上;工作二小時後再繼續工作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另再加給一又三分之二以上。」「(第三項)前項休息日之工作時間及工資之計算,四小時以內者,以四小時計;逾四小時至八小時以內者,以八小時計;逾八小時至十二小時以內者,以十二小時計。」這樣的規定,實際上含有抑制延長工時、維護勞工身心健康,保障勞工經濟權益,減低或防免勞工受雇主剝削的美意。二、公務員部分
關於公務員的加班、加班費則是依據《公務人員保障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公務人員經指派於上班時間以外執行職務者,服務機關應給予加班費、補休假、獎勵或其他相當之補償。」及行政院所頒佈的《各機關加班費支給要點》(這是一項行政規則;法規原來的名稱是《各機關加班費支給標準》)來辦理。《各機關加班費支給要點》第二點規定:「支給標準:以每小時為單位,依下列方式計算:(一)職員:非主管按月支薪俸、專業加給二項,主管連同主管職務加給三項之總和,除以二四0為每小時支給標準。(二)約聘僱人員:按月支單一薪酬除以二四0為每小時支給標準。(三)技工、工友:按月支工餉、專業加給及報院核定有案之每月固定經常性工作給與之總和,除以二四0為每小時支給標準。」這有關公務員加班費的規定,看起來簡單、明瞭,卻是一個相當不利益於公務員的法制,因為:這延長(超時)工作的薪資是以月薪除以二四0、並且是以不加成的方式來計算時薪(事實上,不僅如此,以司法院所屬各法院為例,最基層、最為忙碌的司法事務官、書記官、法官助理的加班費,每月都還有額度的限制,超過限制額度的加班,其實都是無償加班;並且這是一直存在、存在很久很久的事實。)三、小結
關於加班費的規定,公務員部分顯然極其簡略;並且公務員加班費的計算,無論是在什麼時候加班,完全都沒有按比例「加給」的規定,這樣的給付制度顯然不如《勞動基準法》對勞工的保障。這麼簡略的規定,是否有作合理修正的必要?尤其,在公務員退休給付即將大幅縮減的未來,對於公務員加班費的計算方式,是不是應該參考、甚至比照《勞動基準法》的相關規定來作合理的修正?依現制不能請領加班費的筆者,更是要說:這應該要作合理的修正。 第二、關於「值班」的規定一、勞工部分
「法律」、立法院所制定的「法律」,無論對勞工還是對公務員,嚴格來說,應該都沒有「值班」、「值班費」的「明文」規定;但有志一同,兩方面都發展出「法律」所沒有明文規定的「值班」制度。首先,就勞工來說,勞工「值班」、「值班費(津貼)」的法源依據是:1.內政部(74)台內勞字第357972號函送之《事業單位實施勞工值日(夜)應行注意事項》,又這規定的前四項是:「一、本注意事項所稱值日(夜),依指勞工應事業單位要求,於工作時間以外,從事非勞動契約約定之工作,如收轉急要文件、接聽電話、巡察事業場所及緊急事故之通知、聯繫或處理等工作而言。二、事業單位為因應其業務需要,經徵求勞工之同意,得要求勞工值日(夜)。三、前項之要求,得經由團體協約、或勞資會議決定或規定於工作規則。規定於工作規則者,應檢附該事業單位工會或勞工半數以上之同意書。四、值日(夜)之報酬、補休及週期,依下列規定……。」2.立法者認為雇主與勞工或工會簽定合約或協議後,可針對特殊工作調整工作時間,於是《勞動基準法》第八十四條之一規定:「(第一項)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公告之下列工作者,得由勞雇雙方另行約定,工作時間、例假、休假、女性夜間工作,並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不受第三十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四十九條規定之限制:一、監督、管理人員或責任制專業人員。二、監視性或間歇性之工作。三、其他性質特殊之工作。」「(第二項)前項約定應以書面為之,並應參考本法所定之基準且不得損及勞工之健康及福祉。」(請參考文末所引《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第五十條之一規定)二、公務員部分
公務員「值班」的法源依據是行政院78.01.04.台七十八人政肆字第00049號函:「一、各機關加班費之支給,補充規定如次:(一)各機關一般員工加班時數之限制,仍應照行政院民國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台七十七人政肆字第四0七0一號函規定辦理。(二)因機關業務特性或工作性質特殊,或為因應季節性,週期性工作,人員需較長時間在規定上班時間以外延長工作,經主管機關認定者,得不受前項加班時數規定之限制。(三)機關實施特殊勤務制度,適用院頒加班費支給規定確有困難者,得另案報院核辦。(四)值班、值勤、值日(夜)等工作性質與加班不同,其費用仍由各主管機關自行照原規定辦理。」這補充規定的一之(四),明白肯定各機關之「值班」行政規則的適法性,直到現在。小結公務員的「值班、值勤、值日(夜)」,如司法院人事處所指:「公務人員與國家之間係公法上的職務關係,而非私法上的勞雇關係,兩者雖同受法之支配,但性質有別,確立其權利義務及責任內涵所應適用之法律也有所不同。」正因為如此,受命依照所屬機關「值班、值勤、值日(夜)」的行政規則來輪值,公務員基本上並沒有說不的權利。上開補充規定實際上只是泛指「值班、值勤、值日(夜)等『工作性質』與加班不同」、而委由各機關自行按照自有的規定辦理費用(值班費)的給予;到底什麼樣的工作是與加班不同性質的工作?並沒有隻字片語的界定,這樣的補充規定,是不是等同將「值班」、「加班」完全委由各機關自行決定?進一步要問:「值班」所適用的工作內容,是否應該參考勞工法令而為解釋?或許我們的答案都是一樣、都是肯定的。因為,若不如此,那只要機關首長說是「值班、值勤、值日(夜)」,無論工作內容如何、緊張程度如何,機關就可以不必按照加班規定來給付「加班費」,這顯然不合理。第三、司法實務關於加班、值班的判斷司法實務關於加班、值班的判斷,筆者所能找到的,都是關於勞工(《勞動基準法》)的解釋、判決。根據《勞動基準法》第八十四條之一,以及內政部(74)台內勞字第357972號函送之《事業單位實施勞工值日(夜)應行注意事項》等法令,本於保護勞工而為判斷的準據,這些解釋、判決總合來看,「值班」必須符合「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公告之監視性、間歇性或其他性質特殊工作(如《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第五十條之一所指)」、「書面約定」及「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三個條件;也就是說這三個條件都具備才能適用「值班」規定,否則就必須按照「加班」規定來辦理。茲例舉若干司法實務的解釋、判決,作為佐證: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釋字第726號解釋:「勞動基準法第八十四條之一有關勞雇雙方對於工作時間、例假、休假、女性夜間工作有另行約定時,應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之規定,係強制規定,如未經當地主管機關核備,該約定尚不得排除同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及第四十九條規定之限制,除可發生公法上不利於雇主之效果外,如發生民事爭議,法院自應於具體個案,就工作時間等事項另行約定而未經核備者,本於落實保護勞工權益之立法目的,依上開第三十條等規定予以調整,並依同法第二十四條、第三十九條規定計付工資。」2.最高法院判決要旨:
a.「按勞基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又勞基法為保護勞工免受雇主剝削,故於第三十條第一項規定勞工正常工作之最高時間;而同法第三十二條係就雇主延長勞工工作時間之事由、時數及程序為規定,旨在限制雇主任意延長勞工之工作時間,貫徹保護勞工之本意,非謂勞工於正常工作時間以外為雇主從事與正常工作時間內之工作性質不同之工作,即非加班,不得依勞基法之規定請求給付延長工作時間之工資……次依勞基法第八十四條之一規定,為該條所定之監視性、間歇性或其他性質特殊工作,須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公告,而雇主依同條規定與勞工所訂立之勞動條件,關於工作時間等事項,必須以書面為之,並應參考同法所定之基準,且不得損及勞工之健康及福祉,更應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並非雇主單方或勞雇雙方所得任意決定……。」(97年度台上字第1358號民事判決要旨)
b.「按勞動基準法第八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之立法目的,係就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公告之各款特殊工作者,因具自由裁量自身工作時間之性質,乃允許勞雇雙方得調整工作時間,不受勞動基準法相關規定之限制。本件系爭工作規則業經被上訴人報請台中市政府核備,上訴人擔任救護車駕駛工作,乃屬上開規定所列之工作者,上訴人並自行協商排定各月份值班表,次月照表實施,業已按月領取值班費,為原審合法認定之事實,復有被上訴人所提出八十八年間訂定之工作規則及台中市政府同意備查函影本,暨上訴人提出之值班表及值班費請領清冊影本等可稽;另上訴人楊00自承:被上訴人『確實有將工作規則公告,且有時會將更改後的工作規則送到我們辦公室,或送交每一位員工』等語……原審並以上訴人於正常工作時間以外之值班,因非正常工作之延伸,認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給付訟爭差額加班費,不應准許,而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經核於法並無不合。」(103年度台上字第1064號民事判決要旨)c.「按勞基法之立法目的在於保障勞工權益,加強勞雇關係,促進社會與經濟發展,而為勞動條件最低標準之規定,故於勞工延長工作時間、休假及例假日照常工作者,雇主應依勞基法第二十四條規定標準發給延長工作時間之工資及依同法第三十九條規定發給工資,乃屬強制規定,除非有法律明文規定,如勞基法第八十四條之一規定之情形,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公告之勞工,其勞雇雙方對於工作時間、例假、休假、女性夜間工作另行約定,並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者外,勞雇雙方均應遵守,勞雇雙方所簽訂之薪資給與辦法違反上開規定,依民法第七十一條規定,自屬無效。」(106年度台上字第824號民事判決要旨)代結語:
《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第五十條之一規定:「本法第八十四條之一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所稱監督、管理人員、責任制專業人員、監視性或間歇性工作,依左列規定:一、監督、管理人員:係指受雇主僱用,負責事業之經營及管理工作,並對一般勞工之受僱、解僱或勞動條件具有決定權力之主管級人員。二、責任制專業人員:係指以專門知識或技術完成一定任務並負責其成敗之工作者。三、監視性工作:係指於一定場所以監視為主之工作。四、間歇性工作:係指工作本身以間歇性之方式進行者。」這個規定應該可以作為界定、區別公務員在日常工作時間之外的服勤是「值班、值勤、值日(夜)」或是「加班」的重要參考依據。又關於「值班、值勤、值日(夜)」費,司法院人事處在《澄清法警簡嘉達投書內容》一文提到:「司法院亦將持續檢討值勤費之支給標準;惟司法院(院方)與法務部(檢方)之所屬機關人員值勤費支給標準,係由院檢業務會談共同討論,並非僅由司法院片面決定,因此關於調整值勤費支給標準部分,司法院會積極與法務部研商改進。」筆者看到的是司法院的善意,更樂意看到這善意的實際進展、很快的進展。此外,就法院而言,筆者建議勞工的法定最低工資(時薪)可以是值勤費支給標準的選項之一,因為,「值班、值勤、值日(夜)」的人員仍然必須到法院「上班」,仍然是把自己的時間「賣」給了法院;因為,輪值人員都只能依規定到勤,沒有拒絕的權利;因為,這勞工法定最低工資(時薪),一般而言都已經是遠低於他/她原本按照「加班費」計算所可以取得的時薪。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