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4408995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分局長的建言:檢警共同互惠!就從放寬不予解送範圍開始吧!

警界認為若能放寬不予解送範圍至毒品案及公共危險案(酒駕),且簡化逮捕通緝犯後的流程,當可達到節省警檢院的人力資源,提昇案件品質。圖為警方臨檢畫面。資料照片

字級:

陳瑞基/宜蘭縣政府警察局蘇澳分局長
    
於今年三月司法改革會議期間,台北地檢署林達檢察官曾撰文一篇「與其微罪結案,不如准不解送」筆者至感贊同其中擴大「准不解送」的觀點。惟就應以何案類為主?擴大「准不解送」後有無警察執法專業性或獨立性爭議?警察人力不足是否能夠因應?等衍生議是,筆者嘗試分析並提出拙見。以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山分局於106年1至5月份逮捕現行犯與通緝犯的資料數據分析,每個月逮捕平均人數約為173人,其中又以公共危險案(即酒駕)占35%,各級毒品案約占37%(其中以施用、持有二級毒品占98%),通緝犯占約15%,其餘案類約占竊盜、賭博、詐欺等案類約占13%。也就是說各派出所及分局每日所逮捕犯罪嫌疑人現行犯,以公共危險案、施用、持有二級毒品現行犯與各類通緝犯為大宗。此比例視各警察機關轄區特性差異而略有不同,但差異性應極低。因此,本於80/20法則,若能先擴大「準不解送」至公共危險案及各級毒品現行犯二類,同時簡化解送通緝犯流程,當可達到節省檢警人力、物力、時間之互惠情形,甚至擴及法院等三贏局面。查緝公共危險案及各類毒品案件,大概是員警每日都在進行的重點工作。其中,只要駕駛人呼氣酒精濃度超過0.25mg/l,即違反公共危險案。依據可驗證之科學分析數據,酒測值每小時下降數值約為0.08mg/l ±0.018mg/l(參考依據:台灣地區國人飲酒量與呼氣、血液、尿液、唾液酒精濃度間關連性之研究—刑事月刊第五十期)。在嫌疑人因呼氣酒精濃度超過標準而為警察逮捕後,經相關偵查程序、製作卷證資料等,至解送至地檢署止,往往距離飲酒時間已經過6、7個小時,酒測值換算至少已下降0.48mg/l,若駕駛人於酒測時為0.25 mg/l,於解送時,酒精濃度早已為零,危險性相較犯罪時已明顯下降許多,甚至已無危害性。因偵辦這類案件係以酒精濃度檢測結果為主要依據,而實務上會有不少酒駕累犯再犯及因酒駕造成重大交通事故的案例,因此,本文的建議是單純酒駕案件(如初犯、酒駕自摔或呼氣酒精濃度較低的案類等)可優先列入准不解送地檢署的範疇。另一種比例較高的解送現行犯,即是警察每日路檢、盤查查獲的毒品案犯,其中以吸食、持有毒品為大宗。對檢警而言,犯罪嫌疑人偵訊結果,無論是坦承或否認持有、施用毒品,並非絕對判定要件,關鍵仍繫於一個月後的尿液及毒品檢驗報告,當日解送地檢署相形並無實益,只是讓警察更加疲於奔命,甚至降低案件的品質。因此,筆者建議有關單純毒品案件(如吸食、持有或未涉及其他重大毒品犯罪等)亦可列入准不解送的範疇。另外,通緝犯的逮捕與解送主要係依據《刑事訴訟法》第91條規定:「拘提或因通緝逮捕之被告,應即解送指定之處所。如二十四小時內不能達到指定之處所者,應分別其命拘提或通緝者為法院或檢察官,先行解送較近之法院或檢察機關,訊問其人有無錯誤。」同法第85條第2款第5款之「應解送之處所」,即指通緝之檢察署。按此,若一名警察於台北市內查獲由台北地檢發布通緝之通緝犯時,即應解送台北地檢歸案;若查獲由高雄地檢發布通緝之通緝犯時,即應解送高雄地檢歸案。後者的解送勢必形成警力資源浪費及人犯戒護問題。建議如後者情形時,可參酌《刑事訴訟法》第91條規定後段之精神,先行解送至逮捕地之地檢署、法院,由查獲地管轄之檢察官、法官訊問,並由發布通緝單位傳遞數位化卷證資料或由發布通緝之檢察官、法官訊問遠距訊問。故,通緝犯的解送問題若能佐以現今科技設備(即卷證數位化及遠距視訊促訊)解決,就可以降低檢警戒護人犯負擔,避免浪費司法資源。
    
最後,則是擴大「准不解送」範疇會否有警察執法專業性或獨立性問題,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公共危險案是以科學儀器檢測數值為涉法依據、毒品則是以毒品檢驗包檢驗,二者均有其科學基礎;而通緝犯則是電腦查詢資料及科技為工具,自然與警察專業性或獨立性無涉。因此,若能自《刑事訴訟法》放寬不予解送範圍至毒品案及公共危險案(酒駕)這二類,且簡化逮捕通緝犯後的流程,由逮捕地檢察官或法官採行遠距視訊訊問或傳遞數位化卷證等方式。如此,當可達到節省警檢院的人力資源,提昇案件品質,同時也可以讓三者更有時間處理其他重大或特殊性案類,創造警檢審多贏局面。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