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3478411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法官王子榮:失語的被害人──移工於性侵案件中的困境

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林淑芬與婦女團體、移工團體日前召開記者會,呼籲司法人員應該看見移工處境,拒絕性侵迷思。資料照片

字級:

王子榮/雲林地方法院法官立法委員尤美女、林淑芬日前與勵馨基金會等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聲援移工,抨擊移工遭遇性侵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後,檢察官起訴率僅有13.3%,與同年間全國妨害性自主案件起訴率43.95%相比顯然偏低,面對此一現象該如何解讀?記者會內容直指是司法存在性別歧視或對被害人有刻板印象(為何不求救、不逃跑),但筆者認為尚有其他問題未被凸顯。實則絕大部分性侵案件的偵辦,必須先倚賴被害人的指述,甚至進一步對被害人實施相關的心理創傷鑑定,這都非常著重被害人口語上的陳述,才能建立起案件的基礎進而偵辦。除了移工們因為擔心影響工作而不敢勇於指控性侵犯行外,另一起訴率低落的關鍵原因,可能在於移工們語言的隔閡、在於移工們沒有信任的人在司法程序中陪伴,導致移工們對司法感受是一堵不友善的高牆,於是身為被害人的他們先選擇噤聲,終成失語。司法通譯專業堪慮目前在台灣的移工們國籍上有菲律賓、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在語系上已屬多元,即便是印尼國籍,也不是每位移工會說印尼語,可能他們只會使用生長地區的地方方言(例如爪哇語、巽他語),所以當移工們因為性侵案件而求助司法時,第一道難關就在於誰能適當翻譯,這時司法通譯位居關鍵角色。當移工用他們的母語訴說性侵情節,通譯必須恰如其分的轉換成我國語言給司法人員理解,司法人員針對案情重要部分詢問時,也需要通譯能確實傳達問題重點給移工了解,如果又涉及性侵害案件,此類案件詢問上跟一般案件有所不同,必須注意用語會不會造成被害人二度傷害,以及有無翻譯超過移工本人所表示的內容(超譯),或是讓移工會錯意誤會司法人員質疑他們,更嚴重的問題是在通譯的人選來源,如果人選與仲介方具有利害關係(由仲介推薦人選),會不會做出刻意曲解的翻譯?司法主管機關必須趕緊編整不同東南亞國家語系的通譯名單並加以把關,給予相關司法知識的教育訓練,才足以提升通譯的專業性。過程欠缺熟悉陪伴我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5條規定被害人在偵訊、審判時可以有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家長、家屬、醫師、心理師、輔導人員或社工人員陪同,乍看規範仔細,但移工隻身到台灣工作,在性侵害發生時,最熟悉跟信賴的可能是給予援手的相關NGO團體,這些奔走的志工能讓移工放心跟信任,在司法程序中,卻受限於既有法規無法在偵審時予以陪伴,如此的法庭活動怎會讓移工心安,怎麼會有溫度?立法者應該修法賦予程序上一定彈性,讓司法人員可以視具體情形決定適合陪伴移工的人選,藉此建構司法友善移工的環境。有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如果我們不願意設身處地為移工們著想、給予平等對待(使用司法的友善環境),總是不把人當人看,那這樣的台灣風景不僅令人不敢恭維、更是不忍卒睹。

更多王子榮文章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