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9852336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連惠邦:「不淹水」缺的是什麼思維

6月梅雨鋒面狹帶暴雨襲台,多處傳出嚴重淹水災情,也讓社會開始反省水環境基礎建設的合理性及其不足之處。資料照片

字級:

連惠邦/逢甲大學營建及防災研究中心主任雖然「前瞻基礎建設計劃」政策形成過程及預算編列方式,已引起各界正、反兩面的熱烈討論及爭辯,唯獨計劃中的水環境建設,不僅獲得社會各界普遍的認同支持,甚至有增加預算編列的聲音,在在顯示國人對於改善水環境問題的殷切期待。檢視水環境基礎建設,包括了「水與發展」、「水與安全」及「水與環境」等三大建設主軸,企圖打造「不缺水、喝好水」、「不淹水」、「親近水」之水環境願景,幾已貼近台灣水環境問題的核心,當然樂見於這個計劃的通過和實現。不過,現今台灣水環境的問題關鍵,在於降雨總是朝著「水太多、水太少」的兩個極端更迭,簡單地說改善台灣水環境問題就必須從極端氣候所引起的後果切入,才能找到問題的根本,也就能檢視水環境基礎建設的合理性及其不足的地方。「水太少」導致乾旱缺水的後果是全面性的,不僅與社會問題相關,同時也嚴重打擊了國家經濟持續發展及產業投資意願,其影響層面不可謂不大。鑑此,政府在水環境基礎建設之「水與發展」中編列了1073.46億元,推動水庫或人工湖興建等計17項子計劃,期以達成穩定供水之目的。經檢視各子計劃內容,雖多為現階段必要的措施,但是部分計劃措施(如興建水庫)不可能在3-5年內就能完成,而缺水危機卻是年年威脅,如何保證「不缺水」就成為「水與發展」的成敗關鍵了。我們建議,應檢討17項子計劃以及正在推動包括發展再生水、海水淡化等多元水資源方案,就需水時程與興建方案做一評析,檢討能否及時供應需求。尤以台灣地區近年來重大工程建設常遭極大反對聲浪,輕者延宕工程期程,重者更使計劃無法進行,觀之所提新興水源興建計劃,是否能讓各界認同,而能如期順利進行,應予深思,如未能及時上場,則如何因應,亦宜先予籌謀。如同「水太少」,「水太多」導致淹積水後果的影響層面,也是國人難以承受的痛。以6月1日豪雨為例,部分地區時雨量超過100毫米,短短6小時內雨量超過600毫米,累積雨量也超過200年發生一次機率,引發國人高度驚恐,那麼殷鑑不遠的2009年莫拉克颱風豪雨的空前災害,大家是否還能記憶猶新?還是選擇性地忘記了,其實「水太多」所引發的水患問題一直是我們揮之不去的夢魘。於是,我們就從這個角度來檢視水環境基礎建設中的「水與安全」。台灣地區水患問題與降雨集中的位置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且所造成的災害類型和危害程度也都不太相同,大致上可以概分為三大類型包括:一、當降雨集中在人口密度較高的都會區時因短延時強降雨而引發了道路積水問題,相當程度影響了用路人行的安全與便利,從而癱瘓部分的經濟活動。雖然有人倡議採用增加土地入滲能力及面積(即海棉城市)來解決都市積水問題,惟此為不可能的。一個區域範圍下了多少雨,有多少雨水會入滲到地下,多少會形成地表水,是一個簡單的算術題,如果沒有配合完善且暢通的地表、地下集排水系統及蓄滯洪等工程措施,海棉城市的概念是行不通的。但是,即便有了非常完善的集排水系統和滯蓄洪設施,就不會淹水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任何工程措施的功能都有一定限度,面對極端降雨而不淹水,在現實上是極不容易的。因此,水環境基礎建設中之「防洪治水,韌性國土」對策,擬改善易淹水面積200平方公里,並改善中央、縣市管河海堤、區域排水、雨水下水道等,顯示政府有心解決問題的積極心態。不過我們也要再一次呼籲政府必須給國人傳達正確的觀念,再偉大的硬體建設都不可能做到「不淹水」。「不淹水」是口號,是一時的,「淹水」是無法避免的,任何硬體建設功能僅止於讓淹水的時間變短一點,淹水的範圍變小一點,淹水的深度變淺一點,其目的係在建構與水共生、共存的生活環境,以及一個不怕水淹的韌性城市。二、當降雨集中在河川上游山坡地範圍時山區超量的降雨可能引發崩塌、土石流、道路中斷等土砂危害事件,表面上這是單純的土砂問題,其影響範圍往往是位於人口密度較低的山坡地,對都市環境的直接影響是比較小的,但是由土砂促使其他載體引發的災害,如因崩塌及土壤侵蝕引致水庫淤積和濁度上升,而影響穩定供水及供水品質;以及大量崩落的土石被洪水沖刷至河道中、下游,引發嚴重淤積而縮小其排洪斷面,即便在較小的降雨條件下亦能引發洪水氾濫成災。例如,2009年莫拉克颱風豪雨引發高雄市旗山區和林邊溪潰堤淹水災害,就是在土砂災害遞移的背景下發生。由此可見,山坡地因降雨引發的崩塌、土石流等土砂災害,不僅直接影響在地民眾的生命財產和生活品質,也助長了下游地區的洪水氾濫,同時因水庫濁度上升而影響供水品質,當然造成水庫淤砂問題,更是嚴重威脅到區域水資源的穩定供水,其相關危害不容小覬。但是,檢視水環境建設計劃僅「水與發展」中列出水庫集水區保育治理項目,而似乎少了山坡地及野溪水、砂治理的相關內容,這是在「防洪治水」上比較不足的一個環節。因此,我們深切地建議政府應該重視並調整預算全力推動佔全國土地面積達2/3以上的山坡地環境的水土保持工作,從源頭作起,讓土砂固於山坡、水蓄於土壤、生態安於山林,方為降低下游地區洪水氾濫和土砂危害問題的前瞻作為。三、當降雨集中在地層下陷區時由於沿海地盤下陷區多位於排水路末端,排水功能差,改善不易,加上海堤阻隔,每逢豪雨必然會造成嚴重的淹積水問題,這可從每次下雨沿海地層下陷區都淹得比人高,一眼望去盡是汪洋一片,尤其是遇有大潮時,淹水益形慘重。雖政府已透過「流域綜合治理計劃」積極採用機械抽排方式將水直接抽離淹水區域,以降低淹水深度、範圍及時間,但是倘遇有雨量太大、大潮、抽水機故障、操作失當等自然或人為因素,皆可能再次引起更大規模的水患問題,在在表明目前的治理思維是無法緩解沿海地層下陷區淹積水問題的。從其他國家海岸線的發展模型來看,善用海、陸交接的多樣風貌,營造休閒宜人的景觀環境,是沿海地區發展的主流,例如杜拜、澳洲黃金海岸、陽光海岸等,而其中帆船飯店、棕櫚島、世界島更是名揚於世。故我們提出新的治理思維,包括:(一)局部抬高並改造沿海地層下陷區之地形地貌,以解決淹水及季風影響,改善居住環境。(二)讓水陸相連,與水共生,善用水體作為生產及生態基盤。(三)廣植喬灌木及水生植物,改善微氣候。(四)善用自然不利因素(如東北季風)轉化為有利的風力資源。(五)轉化沿海地區經濟生產型態,而以島嶼景觀、溼地、及綠色生態及景觀為主軸。最後,我們再次提醒政府必須審慎提出切合實際的願景,儘管我們再怎麼努力,工程師們如何地優秀,也不可能做到絕對「不缺水、不淹水」的遠大願景,我們也建議應該給國人一個正確的觀念,「與水共生、韌性國土」才是居住在這片土地上的國人追求的終極願景。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