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1337011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劉昌坪專欄:「看到台灣」只值500萬元?

《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執行空拍任務時墜機罹難,他8日宣布開拍《看見台灣Ⅱ》記者會時鎮說:「這樣的創作,真的很考驗作者的實力和意志力。」資料照片

字級:

劉昌坪/律師齊柏林導演日前因拍攝《看見台灣》續集,不幸意外墜機身亡,他的離開不僅是台灣電影界的損失,也令全國人民深感悲痛。之前曾有報導提到,陳文茜女士說齊導當時為了拍看見台灣,不只花光了畢生積蓄,甚至還拿房子去抵押借款,雖然在2011年時得到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先生近4,000萬元的資助,可以購買攝影器材,但即便如此,仍然短少6,000萬元以上的資金,齊導的兒子甚至寫紙條問父親,家裡還有錢可以念大學嗎?知道這樣的故事,實在令人心酸。紀錄片是電影的一種特殊型態,知名紀錄片導演 Thomas Lennon曾說,非虛構的故事會讓人發現,真實故事往往比創作故事更讓人驚訝,而且無法預測。紀錄片描繪生活中的真實,努力走出商業市場的限制,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看見台灣》就是電影紀錄片最好的典範詮釋,它讓觀眾看到了前所未見的美麗台灣,也一次又一次感動了無數的觀眾。但紀錄片和一般電影不同,因為沒有事先寫好的劇本,所以經常需要大量的拍攝過程才能剪輯完整流暢的內容,有的紀錄片花費的成本可能比一般電影更高。《看見台灣》不僅在國內廣受觀眾好評,榮獲第五十屆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獎,也在第47屆休士頓國際影展獲得許多殊榮。但是當齊導計畫拍攝《看見台灣》續集時,依舊面臨資金不足的困境。為了籌措拍片資金,齊導曾經表示,為了爭取文化部「電影長片」的補助規定,他在女主角欄位上填了「台灣」,希望可以符合申請補助資格。如果仔細比對齊導所說的相關補助規定,其實可發現文化部對於紀錄片的補助規定,非常不公平,也不合理。其中最明顯之處,在於文化部將補助項目先區分為「電影長片」和「紀錄片」,電影長片除新人組外,最高補助金額為3000萬元,而且即便是新人組,金額也有1500萬元;但如果是紀錄片,因為符合申請資格者,除電影片製作業外,也包含電視事業、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或電視節目製作業,所以又再分為「非系列型紀錄片」(也就是一般的電影紀錄片)和「系列型紀錄片」(也就是一般的電視紀錄片)。電影紀錄片的補助金額上限為500萬元,只有電影長片的「六分之一」。另一個不合理之處,在於電視紀錄片雖然也以500萬元為補助上限,但經評估「製作規模」後,可以不受500萬元的限制。就電影紀錄片而言,縱使「製作規模」的成本高於三或五集的電視紀錄片,無論如何卻只能獲得500萬元的補助,這樣的區分合理嗎?同樣是電影,紀錄片的成本未必少於電影長片,以看見台灣為例就耗資高達9000萬元,對於紀錄片和電影長片,在決定應否補助時,當然可以根據特性設計不同的評斷標準,但經過評選小組嚴格審查後,認為應予補助時,電影紀錄片最高卻只有500萬元,這樣不問製作規模花費成本,機械性一體適用的補助金額,難道也合理嗎?雖然電影紀錄片可以不限時間,甚至可以把時間拉長拍成電影長片,文化部亦可能從寬認定,使其比照電影長片提出申請,但是這樣一來,還能維持紀錄片的特色嗎?還是正好印證兩者的補助不應有所區分?這些問題值得文化部好好思考。
 

更多劉昌坪文章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