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3856634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從「優生學史觀」看八田

烏山頭水庫園區內的八田與一銅像遭砍斷頭(右,左為銅像原貌。翻攝網路)

字級:

蔡勝雄/台灣南社社員前新黨台北市議員李承龍和另一邱姓共犯,自承鋸斷八田與一銅像的頭。李稱是因為不認同八田與一的歷史評價。只是歷史評價不是由個人主觀來認定,而是經由集體認同的史實來定位的。可能他對台灣的歷史、台灣本體的了解極貧乏。這也難怪。因為統治者自來就不曾以台灣為主體來寫歷史、做教育。台灣的歷史多殘缺。尤其日治時代的歷史幾乎全被抹滅,用兩蔣時代造假扭曲的歷史,如「光復」、「復行視事」、「運黃金救台灣經濟」來洗腦。不提美援,只提經國建設來說經濟起飛,填補台灣歷史的缺角。日前黃文雄教授自日本來高雄演講。他對日治時代與戰後的台灣近代史研究甚力,多有論述。他的《締造台灣的日本人》一書是從「優生學史觀」,也是後藤新平的「生物學統治」觀點說日治時代的台灣史。  清國領台的康熙時代,台灣海防同知孫元衡寫一首《瘴氣山水歌》,描述台灣的山水充滿瘴氣的情形。康熙派來台灣測量、繪製地圖的傳教士馮秉正(Jos.  De Mailla)的保鑣故意飲用當地泉水,不飲煮沸的水,在5日內暴斃。日本登陸台灣時,死亡人數有4806人,其中戰死只有164人卻有 4642人(瘧疾、霍亂)病死。日本政府即於次年1896聘請東京帝大學英籍教授 William Burton帶領學生濱野彌四郎及一團助理來台調查水源,興建上、下水道(自來水、排水系統),改善飲水衛生。二年後Burton因瘧疾回日病死。隨後八田與一於東大畢業後即加入建造團隊。師生甚至於冒險深入山區,探覓水源,戡定水道水源、川圳、水庫、水力發電地點,參與設計桃園大圳、台南上下水道衛生設備的工程。八田因為年輕,土木局長山形要助特別要他去調查電力與水庫的建設。聽完後,他依台灣山川地勢,提出興建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水路長達1萬6千公里,灌溉15萬甲的嘉南平原計畫。改造耕地,使農民不必看天吃飯,一年可以有三作,台灣才可能有米、糖輸出。由於有先前築圳與建造上下水道的成就,他運作國會議員,說服官員,使政府同意5348萬元龐大總工程費的工程。被砍的八田銅像,可能是唯一席地而坐的紀念銅像。那是他平時與工人抽煙聊天的樣相。他為了大事業,決定「不依賴少數的優秀人才,反而注重平凡的多數。」他為殉職的員工立碑,列名依殉職的時序,不分日台或職級。後藤新平了解台灣人的習性,行生物學統治,成功了台灣戶口普查、土地規劃、治安改善;建學校、醫院,使台灣教育、衛生、醫療現代化。1905年台灣第一次有平均壽命推算:女31歲,男28歲。在1945年日本撤離台灣時女是53歲,男46歲。水道、水力、電廠、交通現代化,都有八田參與努力的痕跡。山林、水力的探勘使日月潭發電所(1916他奉派建造)、與內山各處的林務所成為可能。後藤和八田在這段時期的基本建設,使台灣教育、醫衛、農業、工業、交通快速進入現代化。所以台灣人很感念他們。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