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1337011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迫遷案例看土地專業法庭的建立

三重大同南路都更抗爭戶許素華家日前遭拆除。 資料照片

字級:

倪國榮/自由業新店瑠公圳百歲阿嬤,於日本在台最後一年,即民國三十四年,與丈夫借了當時性質同今之水利會機構的土地蓋屋,一邊看管瑠公圳護岸,迄今也有七十年以上,然而水利會卻把土地賣給第三者,而第三者告拆屋還地一審勝訴。這看似案子不複雜的案件,卻引人同理同情,而且水利會做為公法人機構,對這家人狀況應該知之甚熟稔,為何不給他們優先購買的權利?七十年以上,就庶民史來講,歷經日治、二二八、白色恐怖,在時代動盪裡生存迄今,這棟房子應有資格成為歷史建物,阿嬤百齡,更是活歷史。再聽說第三者要改建辦公大樓,則水利會賣地動機,更令人聯想不單純,因為若單純賣給阿嬤家怕沒有那麼大利潤吧。若爭取到優先購買權,阿嬤家勝訴,則這座房子的歷史與生長意義就得保存。法官可以堅持土地已賣給第三者,「家拆了可以用錢再蓋回來」(大埔事件判張藥房敗訴法官名語),但以水利會之強勢,又為公法人,阿嬤家為弱勢,水利會若對之有意見就應在所謂光復後,早點處理,奈何讓他們住了七十年多,一夕翻臉賣給外人,要把他們趕走?故阿嬤家在情理上是受害者,在判決時就應思考情理、老者安之與歷史意義,與優先承購權深層法理意思;若判阿嬤家贏,水利會以其資產之多,大不了賠錢給第三者了事,而其在買賣合約上一定已寫明此買賣土地會遇上訴訟事,雙方當如何處理等等,因為買方必地形與利益都勘測研究過,水利會高層也必有人介入促成此買賣。現司改討論到法官養成問題,如所周知,法官養成常只讀書考試通過,彷如在高空中養成,對土地與生活無經驗。都更強拆問題,如三重大同南路都更,丙區抗爭最後一戶許素華日前也被建商告強拆成功,掃淨走人,而那個都更,居住史可溯至清代。如果法庭有專業土地法庭,由有土地買賣經驗的法官來主持,相信會更準確地依情理來思考判決,對弱勢者會更以有助益的法條救濟之,而非以強勢者主張的法條為唯一判決根據。法律之產生,不是有人在情理上受害,因之產生以保護之,讓更多人不要再受害嗎?而不是對會用法律的一方來優先考量啊。以後不管用參審制或陪審制,法官須對該案有經驗或專業,以及參審員或陪審員裡也一定要找一兩位有經驗或專業者為之,這樣我們的判決才會傾向情理為主並依法的判決;判決要用邏輯與經驗法則,請問經驗云云,不是情理編織的內涵嗎?期待這樣專業法庭的設立,因為一個法官再資深,若對該案毫無情理經驗,他一定會主張,也講出「家拆了可以用錢再蓋回來」那樣太空的話啊。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