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17972491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司改交鋒】律師賴瑩真:司改要有感 從限制出境講起

檢察官擁有強制處分權是否該進一步節制,引發討論。圖為司法院。資料照片

字級:

賴瑩真/律師當事人在機場被攔下,才知道遭檢察官限制出境了,哭喪著臉來找我,說:「律師,我都在東南亞做生意,下星期就有一批貨要交,還有客戶等著我去簽約,這下子我沒辦法出國了,該怎麼辦?」我看了看他被限制出境的公文,當事人收到公文已經超過五日,超出可以向法院提出準抗告的時間,只能無奈地對他搖搖頭,說:「現在只能向檢察官聲請解除限制出境,看檢察官願不願意放你出國了。」但也和當事人說明,依照他在國外有資產、有人脈的情況下,檢察官願意解除限制出境的機率微乎其微。更何況檢察官就是將他限制出境的人,希望檢察官可以突然改變心意,解除限制出境處分,無疑是緣木求魚,難如登天。「但是我看新聞報導,被羈押的人不是可以向法院上訴嗎?」當事人不懂得上訴和抗告的差別,更不懂得羈押和限制出境的不同,於是我只能當場開起《刑事訴訟法》入門課程,向他說明:如果檢察官認為犯罪情節較重,或者逃亡的可能性較大,或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檢察官可以向法院聲請羈押,在法官開庭訊問,並下羈押的裁定後,被告還可向上級法院提出抗告;但若檢察官認為被告沒有羈押的必要時,可以自行對被告作成具保、責付、限制住居(包括限制出境)的處分,就不用再經過法院開庭與裁定的程序。這樣的設計,大概是認為羈押對於人身自由的拘束限制較大,因此還必須經過法院這一關,由立於公正地位的法官訊問後,並檢視檢察官所聲請的羈押事由是否足夠,才決定被告有無羈押必要。相對的,具保、責付、限制住居(包括限制出境)的處分,因為對人身自由的限制較小,所以檢察官可以自行處分。但對當事人來說,他怎麼想都想不明白,為什麼一樣是被限制人身自由,有的人可以到法院去,享有一個相對公平的審理環境,而且開庭時還有律師可以幫他辯護。但倒楣如他,就只能任憑檢察官對他逕行處分?而那些可以享有法院開庭「好處」的人,卻是社會上通常認為惡性較重大的人?即使我說破了嘴,當事人仍然難以接受這樣的法律設計,不斷喃喃地說:「這是什麼樣的司法?!」至此,我也無語了。因為對這名當事人來說,限制出境的後果,足以讓他的信用破產、信譽掃地,甚至面臨傾家蕩產的結局。此時他心裡所想的,是恨不得檢察官馬上對他聲請羈押,讓他有向法官申冤的機會,而不是接受法律上認為對人身自由侵害較為輕微的限制出境處分。這種同樣是對人民身體自由的侵害,卻有著「一國兩制」的情況,自1997年《刑事訴訟法》修正後至今,始終維持不變,既無法符合《憲法》第八條的規定,更無法平息多年來法律界對於檢察官擁有強制處分權的質疑。而在大法官會議作成釋字第737號解釋後,將來被告及律師在法院的羈押審查程序中,享有適當的閱卷權利,對檢察官所提出的資料,可以進行充足的辯護與攻防,相對於遭到檢察官具保、責付、限制住居處分的被告來說,此種不公平的情況將愈趨傾斜。近日司改國是會議中,關於檢察官的定位問題再度被提出來討論,但對於人民而言,何謂行政官與司法官的定義與性質,也許並不是那麼重要。人民對於司法的困惑在於,檢察官既是案件中位於被告對立的一方,為什麼同時對被告擁有強制處分的權利,而不用經過法官的裁定?既然《憲法》第八條規定人民的身體自由必須經法院進行法定程序,才得以處罰,為什麼檢察官卻可以擁有跳脫法定程序的權利,直接限制人民的自由?當檢察官擁有這麼大的權力時,又應該如何節制?這些問題,我們期待司改國是會議給人民一個更好的答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