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0686023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字級:

當行政官化成為事實 洩密就是義務?(林鈺雄)

更多專欄文章

日前北檢起訴前總統馬英九涉嫌(教唆)洩密案。在馬黃洩密事件中,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事實已經判刑定讞。此次以馬英九為被告的(對江宜樺、羅智強)洩密案及教唆黃向江洩密案,在馬卸任後始重啟偵查。此醜聞同時糾纏著司法關說、偵查洩密和行政干預司法等疑雲,是馬政府時期人民對司法信賴崩盤的關鍵及導致後續政黨輪替的轉捩點。


前黃、後馬兩案由於本屬馬王政爭的同一串事件,諸多法律爭點也有共通性,除何謂「秘密(同一性)」外,檢、辯攻防另一重心在於「檢察官定位(含總長)」。無獨有偶,目前如火如荼進行中的司改國是會議,「檢察官應改為行政官」正是一個喧鬧紛擾的「改革」(?)議題。溫故知新,不妨看看當初黃案關於檢察官定位的攻防史。
先岔個話,我出給法律系學生的實例題考卷,最後一句常是:如果您是檢察官,您會如何主張?如果您是辯護人,您要如何抗辯?直接了當地問:小檢察官斗膽起訴(上級)黃總長,理由認為檢察官具有司法官屬性,總統、行政院長都不是檢察總長的「上級」長官,故黃向馬透露偵案構成洩密罪。

檢察屬性牽動馬案

那麼,如果您是黃的辯護人,當「洩密」成為事實難以否認時,要如何使出渾身解數,替被告辯護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徹底主張「檢察官是上下一體的行政官」,以貫通總統介入偵查中個案的任督二脈,據此導出總長職務上有向總統報告重大偵查中案情的義務;夜奔是「非常盡責的作法,如何談得上向總統洩密呢?」羅織為洩密罪豈非「光天化日陷人於罪」呢?(中研院胡佛院士語)。繞個口令說,就是:「當行政官化成為事實,洩密就是義務」!
等等,考卷寫這種驚世駭俗的答案,學生不會被當掉嗎?別急!老師要打分數還要看推論,理由是這樣寫的:「我國的法制,在審檢分立後,檢察體系更明確地專屬於行政權的管轄,而在職權的行使上,則採行所謂的『檢察一體』」。審、檢不但要徹底分家,以達成「檢察一體,包括總統在內」的憲政目標;而行政官化後的檢察體系,成為「行政一體」科層體系的一環,是以「總統對檢察總長的指揮監督是體制內的職權互動關係」,總長應向掌握最高行政權的總統「負政策執行的責任」,尤其是「在確認案情後,立即向總統提出報告,並接受總統的諮詢」的義務(胡佛語)。這考卷,你說要打幾分呢?

司改恐替馬搭舞台

律師笑話大全中有一則被告偷牛故事,辯護意旨是宣稱「被告明明牽的(只)是一條繩子」。律師極力替被告脫罪,引用了以上在法學界沒有賣點的見解,作為有利被告的辯詞並附卷為證,縱使黔驢技窮,也無可厚非。但高院合議庭法官可是「專業過半」,依法全都不採,縱使在馬政府時代亦然。黃總長的洩密罪刑就此定讞(台高院103矚上易1)。
鑒往知來,那馬英九不就沒戲唱了嗎?不,難說!暫且不論兩案雖相牽連,但案情、爭點總有不同。詭譎的是,政黨輪替後的司改會議大戲,道消魔長,又替馬英九搭起舞台,把曾是糖衣毒藥的「檢察官行政官化」,改以「人民司改」的包裝,重新上市銷售。你也不吃這一套?小心被扣上「反改革」的大帽子,瞬間在同溫層的社群網上被公審!
藍綠翻盤後,髮夾彎蔚為時尚。太陽花世代們,也來一起學繞新口令吧:「當洩密成為事實,行政官化就是義務?!」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刑事法研究會執行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