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3334072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字級:

焦點評論:總督府到立法院的那哩路(陳昭如)

更多專欄文章

終於,台灣的第一個女總統上任了。這漫長的等待不只是1月大選到現在的4個月。在女性參政的道路上,我們已走了許久。


台灣女性在1945年和男性同時取得參政權,在隔年的參議員與地方選舉中就選出了女性民意代表,甚至在高雄選出了3位原住民女性的村長。1968年,許世賢當選嘉義市長,成為第一個民選的女性縣市首長,但官派的縣市長從未有女性,也得等到1988年李登輝任命俞國華組閣,並表示希望有女性擔任部長,才有了郭婉容這第一個女部長。迄今為止,從未有總統任命女性擔任行政院院長,內閣的女性比例也始終低迷,但台灣人民在2000年選出呂秀蓮副總統,在2016年選出蔡英文總統。由此可見,民主是女性通往政治權力的主要道路,掌權者的恩賜總是來得晚、給得少。
台灣人民可以、也願意透過民主選舉,支持女性──而且是不具妻子身分的女性──成為國家元首,這是民主的一大步。希拉蕊曾因為說不當負責烤餅乾的老婆而被大加撻伐,於是她現在被問到柯林頓未來在白宮的角色時,便表示將請柯林頓協助振興經濟,而自己會如過去在第一夫人任內一樣負責挑選白宮國宴用的瓷器(這不是在開玩笑)。意思是,女人即便當上總統,還是脫離不了女人的工作;男人就算成為第一先生,也不必扮演第一夫人的角色。我們沒有機會試驗如何安排第一先生的位置,但這是台灣人民的驕傲,而非遺憾。

具體回答該往哪走

總統直接民選的20年後就產生了第一個女總統,象徵了台灣民主的進步。從地方到中央的全面政黨輪替,更說明人民對於改變與改革的殷殷期待。
然而,從大選到現在,經歷拒絕多數黨組閣、兼任黨主席、林全內閣「男而不綠」等爭議,人們的期待或許仍在,但已難免失望、疑惑甚至憤怒:選前支持婚姻平權,選後卻要我們等待社會共識;當選之夜說沒有任何人應該為其台灣認同而道歉,民進黨多數的立法院卻未能通過護照條例修法允許人們表達台灣認同;在身為國會少數時主張兩岸協議民主監督,成為國會多數且贏得行政權之後卻對監督條例草案的民主機制七折八扣;面對再一次推動轉型正義的關鍵機會,端出的卻是2年立法準備期,讓民主的未竟之業繼續未竟中。要廢核嗎?美豬要開放嗎?青年貧窮怎麼解?年金改革方案是什麼?長照服務哪裡來?說好的20萬社會住宅怎麼做?
困頓的台灣將往何處走?這個問題沒有因為總統大選的結束而找到方向。蔡總統踏出的第一哩路,應該清楚、明確、具體地回答這個問題,而不是以民主審議的表象來延遲改革,或者以自我矛盾的內閣來混淆視聽。獨裁不是民主,整碗端去很霸道,但害怕衝突、欠缺改革決心與基本價值、閃躲執政黨責任的領導者,也無法實現民主。審議與溝通是實現民主的過程,但不應成為拖延或逃避改革的藉口。
蔡總統的第一步,其實並不困難。走出總督府,走進立法院,就是踏出向人民負責的執政第一哩路。總統府所在的建築物是日本殖民時的台灣總督府,在蔡總統上任之前,始終是男性政治權力的中心。

走進國會終結獨大

這棟建築物中的台灣總督與總統掌握大權,卻從來不須對民選的立法院負責。日本殖民與戒嚴時期都沒有台灣人民選的國會。
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並修憲明訂國民大會得聽取總統國情報告、檢討國事提供建言,李登輝總統也在1996年總統民選開始建立每年到國民大會報告的慣例。廢除國大之後,即便2000年修憲明訂立法院每年集會時得聽取總統國情報告,2008年更修改《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規定立法委員得向總統提問,十多年來卻從未實現過這些規定,有民意基礎的總統窩在總統府掌權,沒有民意基礎的行政院長才到立法院備詢;總統不須向國會說明各種議題的政策理念方針,立委也沒得代表民意提問進行民主監督。
台灣人民以選舉寫下第一個女總統的歷史,蔡總統應該以實際的政治行動創造自己的歷史定位:成為第一個走進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的總統,將施政理念說清楚講明白,並接受立委提問、回應人民的疑惑與質疑,表達終結超級大總統權責失衡的亂象、推動全面憲改的決心,向人民證明:民主選舉所產生的民進黨全面執政,和仰賴威權及其遺緒的國民黨一黨獨大,就是不一樣,因為女總統願意向國會負責。從總督府到立法院的這條路,由女人來走,而且真的可以步行前去。我們在等著妳寫歷史。

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