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台灣  香港 
昨日瀏覽量 : 22086599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 Nextmedia

字級:

公民之聲:女碩士種田 高唱農家樂(吳佳玲)

更多專欄文章
吳佳玲到宜蘭種田已第3年了,感覺找到自己的天命。吳佳玲提供

我來宜蘭種田,今年邁入第3年,耕種面積也擴大到3甲。每天跟附近老伯、大哥請教怎麼種,學習怎麼更熟練操作,我心境非常快樂。我對種田很有興趣,感覺找到自己的天命。
會走到這一步,對我很困難。我是雲林人,父母務農,很辛苦,卻賺不到錢,所以從小就對我說:「做農不會有出息。」我家種菜跟蒜頭,賣給合作社,可是每次蔬菜好價格,我家的都還不能採收,等到可以採收了,價格卻不好。所以家中經濟狀況並不好,學費、班費常常不能按時繳交。從小認識的農村都是最悲苦的一面,求學過程,我一路逃離農村。
直到念世新社發所,我才了解原來農村一路凋零是因錯誤的政策結構。後來參與台灣農村陣線,到農村看到各式各樣的人生活著,有人因喜歡種田選擇種田,過得很快樂。


體會農地被徵之痛

去年,我先透過參與台灣農村陣線的宜蘭小田田青年務農計劃,跟大家學習。那時賴青松大哥帶著我們從事友善耕作,他是留日碩士,10年前來宜蘭種田,那時不流行青年返鄉務農,租地很困難。青松大哥提出穀東俱樂部的概念,募集穀東分擔耕種風險,讓農民有合理收入。他努力多年,跟農人建立信任,大家逐漸認識有機耕作可以做,對環境也好。青松大哥也讓耕作技術傳承,在深溝村打下好基礎。
第二年,我退掉台北的房子,搬來宜蘭當小田田的田間管理員。透過青松大哥的媒合,陳阿伯將地跟房子租給我們。73歲的陳阿伯種田60多年,受青松大哥影響,他慢慢改變,但怕米沒管道賣,我去年幫他把米包裝成「阿公米」賣,銷路不錯。陳阿伯希望年輕一輩可以繼承他一身好武藝,很願意教我,今年也加入共同生產銷售,組成有田有米工作室。
當我雙腳踩進土裡,才理解為什麼有些農民當土地被徵收時,心會這麼痛。土地是活的,有耕作就有產出,植物不會騙人,你花多少心力照顧它們,它們會回饋給你。可是當農田填上廢土蓋房子,土地就死了。

凸顯價值扭轉印象

其實種田就是革命,我可以跟消費者溝通:「這就是這裡好山好水種出來的東西。」我是掌握知識跟技術的農民,也有論述書寫的能力,搭配我們種出的好東西,可以讓社會看到農業的價值;也希望扭轉大家對農業的印象。原來乾淨的食物需要漫長努力,農民很有尊嚴,對社會很有貢獻。
我開始跟小時候的自己對話,每當老師高聲唱名我還沒繳學費時,我怪父母為何要做這種工作,讓我抬不起頭,可是當我現在回頭問我爸關於耕種的事,看他說蒜頭怎麼種時他整個人都發光了,那一刻,我才重新認識身為農民的我爸,我好喜歡,透過種田,我找到跟父母親對話的能力。做這工作真是太值得了。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農民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